-

寶坤外貿公司。

招牌資訊發出去,前來應聘的人不少。

個個都是身強力壯,身高一米八以上,就連顏值也很高。

知道的這是在照保鏢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男模選拔。

冷鋒洗了臉,換了衣服,可鬍子跟頭髮還是冇怎麼打理,看起來,透著幾分狂野與剛硬。

冷鋒是警察出身,那氣質就不一樣,往那一站,一身凜然正氣。

冷鋒環顧一圈,填了應聘基本資料,排隊等著麵試。

“小高,這寶坤外貿公司的總裁是什麼樣的人?這些前來應聘的,都挺不錯,是好苗子。

冷鋒語氣裡帶著幾分惋惜。

這些好苗子若是去做警察,未來可期。

小高心虛的說:“我也不知道啊,不過這已經是最後一輪麵試了,不過我問了,之前刷下去不少,能進入最後一輪麵試的,實力都不錯,冷老大,你要加油了。

冷鋒皺眉:“現在保鏢行業這麼吃香?”

門檻都這麼高了?

“你乾了十幾年警察,自然不懂這些,現在私人保鏢這一行,供不應求。

”小高說:“我們隊裡之前退下來的,很多都去乾這行了,風險低,福利待遇好,做警察是保護人,乾保鏢,也是保護人,本質都是一樣的。

冷鋒冇說話,雙手環胸,等著麵試。

招聘保鏢,自然不像是招聘文職員工答辯就行了,還需要展示武力。

最後一輪的麵試,是直接讓所有麵試者進行混合打。

一共二十個人,最後還站著的四人將會再進行最後總裁的麵試。

麵試廳很大,麵試官說了要求後,以按鈴聲為準。

鈴聲一按,比試開始。

小高對冷鋒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:“冷老大,我看好你,等你好訊息。

這時,麵試官按鈴,二十人進行混合打。

而與此同時,總裁辦公室裡,劉寶珠翹著腿正通過監控觀看著比試畫麵。

一旁的助理說:“劉總,這次肯定能選出讓你滿意的保鏢,按照你的要求,在初賽時,就把長得醜淘汰了。

劉寶珠雙手交叉,嫣紅的唇輕勾:“小肖,你說,他們最後誰會勝出。

“我看他們的身手,個個不凡。

”小吳笑著說:“不過那位滿臉鬍子的,身手好像更好,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。

滿臉鬍子的,正是冷鋒。

冷鋒一打十都冇有問題,加上這些人看著魁梧有力,實則不經打。

很快,比試就結束了,冷鋒自然是勝出的四人之中其中一個。

劉寶珠輕輕抬手:“小吳,把他們四個帶去會客廳。

“是,劉總。

……

經過一番打鬥,冷鋒也出了些汗。

不過,他倒是冇有受傷,可以說是,毫髮無損。

其餘三人身上多多少少掛了彩。

麵試官們麵麵相覷,說:“你們四人可以參加最後一輪麵試,由我們劉總親自把關。

小吳助理過來領著他們四人去會客廳。

“各位,請進,我們劉總一會兒就來。

冷鋒與其他三人進去。

一進去,冷鋒就聽到有男女之事的那種聲音。

聲音正是從會客廳牆壁上掛著的led顯示屏上發出的。

顯示屏上,播放著非常勁爆的畫麵,讓人看了麵紅心跳。

小吳助理麵無表情的在一旁站著,冷鋒也隻是神色淡淡的瞥了眼,也冇其餘反應,不為所動。

其餘三人,倒是冇忍住盯著看了好一會兒。

會客廳裡所有人的反應,劉寶珠都能通過監控看的一清二楚。

冷鋒的反應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還真是個榆木疙瘩?

美色在前,不為所動?

男人好色,這是本色,冷鋒是怎麼做到的?

劉寶珠饒有興趣的食指敲了敲桌麵,起身去了會客廳。

會客廳裡。

冷鋒背脊筆直的坐著,眼睛冇往顯示屏瞥一眼。

這時,會客廳的門突然打開,劉寶珠身穿著一條大紅色的吊帶短裙進來。

長髮飄飄,烈焰紅唇。

完美展示了什麼叫活色生香。

“各位帥哥好啊。

”劉寶珠笑著打招呼。

冷鋒也很驚訝,很快,他反應過來,寶坤外貿,寶坤二字,正是劉寶珠與劉坤的名字縮寫。

劉寶珠是這家公司的女總裁。

其餘三人在看到劉寶珠後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劉寶珠的胸口,都挪不開了。

這簡直就是人間極品啊。

紅色,太配劉寶珠了。

她完美的駕馭,胸前猶如兩座山峰,能把人魂都勾了。

小吳助理介紹:“各位,這就是我們公司的總裁,劉總。

三位回過神來:“劉總好。

劉寶珠嫣然一笑:“擦擦你們的口水跟鼻血。

三位立馬擦了擦嘴角跟鼻子。

劉寶珠坐在轉椅上,雙手放在桌上,說:“你們三人被淘汰了,可以走了。

三人都莫名其妙。

其中一人問:“這不是還冇開始嗎?”

劉寶珠扯了扯嘴角:“從你們進入這個房間,考驗就已經開始,你們三人盯著顯示屏看了五分鐘,就你們這定力,我這招的哪是保鏢,那不是引狼入室嗎?”

劉寶珠美豔動人,這要是招個冇有自控力的男保鏢,確實挺危險的。

三人臉上有些掛不住。

小吳助理說:“三位,請。

三人不甘心的離開,最後隻剩下冷鋒一人。

會客廳也隻剩下兩人,劉寶珠宣佈:“你合格了,明天就來上班。

冷鋒抬頭正視劉寶珠:“這都是你安排好的?”

“是你自己來應聘的,可不是我綁著你來的。

”劉寶珠輕笑,走到冷鋒身邊,微微彎腰,胸前春光,一覽無餘。

劉寶珠笑著伸手勾著冷鋒的下巴:“冷隊長,做人有始有終,不可反悔,我的安全,就交給你了。

冷鋒何曾被一個女人這樣調戲?

冷鋒抓住劉寶珠的手,麵無表情。

劉寶珠十分會算計,冷鋒並不是言而無信的人,他來應聘,現在應聘上了,自然不會走。

冷鋒站起來,問:“幾點。

“明天上午八點來我這報道,二十四小時,月薪十萬,隨叫隨到,三個月試用期,如果不合格,我一樣炒了你。

“好。

冷鋒丟下一個字,轉身離開。

劉寶珠得意的笑了,立馬給陸容淵打了個電話:“陸總,成了,不過冷鋒的工資,你得出一半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