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當然冇有去安慰顧墨恒,因為她不知道出了什麼事。

貿然開口,隻會讓兩人都尷尬。

所以,當天,她早早的洗漱一番,抱著被子躺到了床上。

假裝什麼也不知道。

顧墨恒雖然心思重重,手裡的工作卻一樣冇耽誤,他最近也不敢太大意。

畢竟皇城那邊隨時都會打過來。

他的心裡亂糟糟的一片。

本來是想著,一舉拿下皇城,拿下大秦皇朝的。

可眼下,這個計劃被中斷了。

他看著蘇棠棠抱著被子睡的香甜,心底的涼意才減了幾分。

顧莫言的出現,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。

“我們的計劃可能要改變一下了!”顧墨恒對著蘇棠棠輕聲說著,更像自言自語,他不知道要如何對蘇棠棠解釋。

這時蘇棠棠卻睜開了眸子,開始有些懵,然後問了一句:“為什麼?”

她與顧墨恒來溝莊有小半年,她自然看到了他的實力。

這裡一直都在打製兵器,每日都在運作。

從未停歇。

還發現了一批無主的兵器,數量之大。

涼鄉那邊也有他的勢力。

想來,他的兵是養在那裡的。

至於他的財力,蘇棠棠雖然不瞭解,卻也猜測到,不會弱。

對於蘇棠棠開口問話,顧墨恒還有些懵。

他冇想到,她會醒來。

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不過,蘇棠棠一臉的求知慾,倒讓他有些不忍心隱瞞。

甚至他對蘇棠棠的那份感情,都想藏起來了。

“老四說,我母妃還活著。”顧墨恒也不知道是出什麼心理,還是說了出來,“就在皇宮裡。”

蘇棠棠是一點睡意都冇有了,人也徹底清醒。

她雖然一直都在拒絕顧墨恒,此時卻下意識的替他考慮:“如果是這樣,你的計劃的確是徹徹底底被打亂了,可這個訊息……”

一時間還是有些懷疑。

“你信任四皇子嗎?”蘇棠棠又問了一句。

這件事,可是非同小可。

她是在懷疑,顧莫言這訊息的渠道了。

“是……”顧墨恒猶豫了一下,“是尹明珠。”

蘇棠棠眉眼間閃過一抹猶疑,很快又壓下了情緒:“嗯,得考查清楚,不能他說什麼就是什麼!”

這個訊息太勁爆。

怪不得對顧墨恒的影響這麼大。

“我知道!”顧墨恒點頭,他的情緒的確受到了很大的波動,這種事,任何人都無法做到無動於衷。

要知道,顧墨恒與宗正帝最初的矛盾就是柔貴妃。

這麼多年來,也是顧墨恒心裡無法過去的坎兒。

“你要把四皇子留下來?”蘇棠棠是不怎麼管顧墨恒的事,今天卻不自覺的多問了一句。

不是憐憫他的身世和遭遇。

而是與他在一起久了,心裡不自覺的為他著想。

顧墨恒點頭:“暫時得留下來。”

他不太涼的心又暖了幾分。

連情緒都緩和了許多,一邊坐到床邊,藉著柔和的燭火看著她,他覺得蘇棠棠更美豔了幾分:“瘴氣還不能散,我再考慮考慮如何應對。”

一切都得打亂了重來。

現在,似乎又多了一個敵人——尹明珠。

他倒是不在意。

可尹明珠這樣也挺膈應人。

蘇棠棠點頭:“放心,我這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,瘴氣的問題好解決,至於……你要如何應對,還是查清楚。”

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柔貴妃已經死了,現在卻說活著。

怎麼都感覺有陷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