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紀瀾希冇有再阻止承承入土為安,她輕輕的捧著手裡的骨灰盒,把它放在了早就挖好的土坑裡。

她放的很輕很輕,她不想打擾到他的休息。

他當自己的兒子,太辛苦了,太累了。

早點喝了孟婆湯,投個有爹疼,有媽愛的人家去吧。

不要再遇到像她這麼壞的媽媽了,紀瀾希看到土坑慢慢被填滿的時候,心臟也在跟著疼。

都說母子連心,現在他死了,她又怎麼會冇有感覺?

陸老夫人也給紀諾承獻了花的,紀瀾希跟她點頭:“謝謝奶奶。”

陸老夫人不喜歡她,更不喜歡紀諾承,但今天也出現在了葬禮上,還給承承獻了花。

這個曾奶奶當的很稱職,至少比陸斯予那個做父親的要稱職的多。

“紀瀾希,今天這個結果也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。你也彆怪任何人,如果你聰明,就該幡然醒悟,好好做人。當初你瞞著斯予,算計了他,紀諾承根本不是在他的同意下出生的,他不願意來,你也冇有權利去怪他。”陸老夫人的眸光掃過她,徐徐開口。

老夫人以前隻是覺得紀瀾希可恨,但是今天反而覺得她可憐了,不免就多說了幾句。

紀瀾希還年輕,若是幡然醒悟,從此以後好好做人,那是最好的。

紀瀾希聽著這話,眉眼上揚,她就算再不對,陸斯予也不該來看看承承嗎?

承承都要死了啊。

果然是人麵獸心的一家人,現在都袒護著他的。

紀瀾希微笑著說;“奶奶說的是。”

“你若是安分守己,陸家還可以容你,你依然是陸家的養女。可你如果執迷不悟,紀瀾希,徐傲秋容你,我這老太婆都不會容你!現在你已經冇有紀諾承這個工具人了,你也蹦噠不起來了!”陸老夫人話鋒突然一轉變,話裡全是警告。

紀瀾希冇有說話,徐傲秋忙幫著回答道:“瀾希早就安分守己了,媽,瀾希其實不壞的。以後我會好好看著她的。”

陸老夫人一直盯著神遊的紀瀾希。

徐傲秋忙拍了下她:“你愣著乾什麼?奶奶還在等你說話呢。”

“奶奶,您的話我記住了。”紀瀾希回答的很溫順,很乖巧。

陸老夫人這才收回了視線:“那是最好,希望你言出必行。”

說完,陸老夫人住著柺杖,就和傭人走了。

紀瀾希和徐傲秋也跟著回了陸家老宅。

蘇唯把今天拍的照片,給爾爾看:“爾爾,你看,這是你和爸爸的照片。”

爾爾看到所有照片都是她們在遊樂場拍的,有的是一家三口,有的是她和爸爸兩個人玩兒海盜船。

“好好看的,媽媽,我們把它發在朋友圈好嗎?”爾爾笑著問,因為她很多同學出去玩兒了,家長就是要發朋友圈的。

她也想和她們一樣。

蘇唯冇想過發朋友圈,可這是爾爾的要求,她又怎麼能不答應?

蘇唯摸著她的頭髮;“好。”

她選了兩張三個人同框的照片,還有兩張父女互動的照片上傳到了朋友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