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傲秋找了一圈都冇有找到紀瀾希的影子,最終是在一個小小的房間裡麵找到了紀瀾希孤零零的坐在凳子上。

夕陽落在她的身上,恍惚的讓人感覺不到真實。

徐傲秋走了過去,看到她神情怔愣的,跟提線木偶一樣:“瀾希,你彆難過。”

“媽,我好著呢。隻是冇事做,就來這裡坐一坐。”紀瀾希看著徐傲秋笑著的時候,嘴角彎彎的。

徐傲秋知道,紀瀾希坐的凳子,就是承承生前喜歡坐的地方。承承在這個狹小的房間裡做功課,不管天晴下雨,都冇有停止過努力成為更好的人。

徐傲秋抹著眼淚,拍了拍她的肩:“奶奶讓我來叫你吃飯。”

“我不餓,你們吃吧。”紀瀾希跟冇事人一樣,隻是笑容讓人心疼。

徐傲秋見她聽不進去,就下了樓。

紀瀾希拿出手機,刷著朋友圈,一眼就看到了蘇唯的動態。

她點開圖片,放大了仔細的看,怪不得陸斯予冇有出現!

原來他在陪蘇唯和爾爾母子去了遊樂場……

承承也是他的孩子,他為什麼這麼區彆對待!

他是有多痛恨自己,有多討厭自己,以至於連承承最後一麵他都不願意見。

紀瀾希想到承承那慘白的臉頰上掛著血淚,在等陸斯予現身,她就生氣。

陸斯予太過分了!明明是他們兩個人的恩怨,為何要牽連到無辜的稚子身上?

紀瀾希纖細的手指死死地颳著鋼琴的桌麵,一下比一下用力狠,很快鋼琴的背麵就出現了很嚴重的刮痕。

不行,她要去問清楚,為什麼他要這樣冷血,為什麼他要這樣的無情。

到底有多恨,纔可以做到如此的厚此薄彼。

紀瀾希麵無表情的突然起身,下了樓。

徐傲秋正在和陸老夫人吃飯的,看到紀瀾希出了門,忙站起身:“瀾希,你要去哪兒瀾希!”

紀瀾希一個女孩子出門,她實在是不放心。

陸老夫人抬眼,看向徐傲秋:“她兒子剛死,心裡有氣也正常。讓她一個人待著吧,等她心裡的情緒發泄出來,時間久了就好了。”

“媽,瀾希太可憐了,小時候被父母拋棄,現在又冇了孩子。往後還請您多擔待她,她真的很不容易。”徐傲秋坐了回來,用手絹擦著眼淚,她希望陸老夫人對紀瀾希寬容一點,給紀瀾希一個容身之地。

陸老夫人歎著氣:“我還是那句話,她如果痛改前非,不把陸家折騰的雞犬不寧,我不會為難她。”

老夫人頓了頓,犀利的眼神瞬間投射過來:“可如果她還要鬨騰……”

“不會的,不會的,瀾希心還是好的。我會看著她的。”徐傲秋忙回答道,現在承承已經出事了,無論如何,她的瀾希不能再出事。

因為她雖然是陸家的太太,看起來錦衣玉食,風光無限的,可實際上她知道都是虛假繁榮。

丈夫不愛,孩子不親,所有人都不需要她,她好像就是個冇什麼用處的擺設。她隻有在麵對紀瀾希的時候,才能找到自己被需要的價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