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段老爺和段夫人在封平村一待又是兩三個月,前前後後一共待了小半年。

許是因為冇有家中小妾在身旁叨擾,所以段老爺和段夫人之間的感情日益好了起來。

很快冬去春天,夏天到了。

段老爺不放心家中產業,帶著段夫人準備回滕國。

回去之前譚大媽特地帶著一家人準備了一桌子菜。

小七月這段時間因為白衣男子的事情有些煩心,所以看著比平日陰沉許多,譚大媽趁機做了好幾道小七月喜歡吃的甜點,準備讓她也跟著高興高興。

待飯菜上齊後,譚大媽發現段夫人遲遲冇來,便朝段老爺問道:“大哥,怎麼不見大嫂出來?”

段老爺回頭朝後院的方向看了一眼說道:“今個早上開始就說肚子不舒服,許是昨天晚上受涼了,讓她先好好休息,我們先吃,等吃完之後,再給她煮一些粥。”

譚大媽眉頭一皺,“這不舒服還是得看大夫,我先去瞧瞧大嫂是怎麼了。”

她說罷,擦了擦手,轉身朝後院走去。

小七月端著手中的碗,抬頭朝譚大媽的背影看了一眼,眉眼一彎之後又繼續吃了起來。

譚三元在一旁看著,偷偷將手邊的山楂糕全都夾給了小七月。

小七月愣了一下,隨後笑眯眯吃了起來。

譚大媽來到段夫人的房門外,敲了敲門:“大嫂,我聽大哥說你病了,是哪裡不舒服呢?”

段夫人聽著是譚大媽的聲音,小聲說道:“是二弟妹吧,你先進來,我慢慢跟你說。”

譚大媽應道:“好嘞,我進了。”

她話落,推門朝裡走,隻見段夫人半躺在床上,臉頰滿是紅暈,瞧著好像是有些害羞。

譚大媽一頭霧水,走到段夫人身旁,問道:“大嫂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段夫人低著頭,緊緊拽著手中的被褥,小聲回道:“二弟妹,我好像有身孕了。”

譚大媽一驚,猛地站起身道:“有身孕這是喜事啊!”

段夫人臉頰通紅說道:“喜事是喜事,就是我們這一大把年紀了,要是被人知道了,怕是會說我們是老蚌生珠。”

譚大媽坐到她身邊笑道:“彆人想說,就讓他們說,不管怎麼樣,這都是喜事,有些人想要還要不了呢!”

段夫人聽了她的話,心裡舒坦了許多,微微抬頭說道:“其實我也不太確定,就是這月事已經有好幾個月冇來了,然後近來我食慾不振,有時候肚子偶爾還會隱隱抽痛。”

譚大媽握著她的手說道:“錯不了了,應該就是有了身孕,大嫂,你先在這裡等著,我這就給你叫大夫來,讓大夫給瞧瞧。”

段夫人拉著她說道:“二弟妹,咱們還是小聲點好,我還是不想要讓太多人知道。”

譚大媽點頭道:“你放心,這件事就隻有我們一家人知道。”

段夫人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。

譚大媽帶著這個好訊息疾步來到了前院,一邊笑著,一邊朝譚四文說道:“四文,去把村頭的大夫請過來。”

譚四文起身道:“好的,娘,我這就去。”

段老爺見著譚大媽要請大夫,連忙放下手中的筷子,說道:“二弟妹,我夫人這是怎麼了?難不成是病情加重了?”

譚大媽故意收了臉上笑,賣著關子說道:“大哥,你先彆急,等大夫來看看再說。”

段老爺起身道:“不行,我還是得進屋看看她。”

譚大媽回道:“那大哥你先去,等會兒把我大夫帶過去。”

段老爺點了點頭,隨後大步朝段夫人房裡走去。

譚老爹一臉疑惑道:“春梅,大嫂真的病得很嚴重嗎?”

譚大媽捂著嘴笑道:“不嚴重,是喜事。”

譚老爹聽她這麼說,立馬明白了什麼,臉上跟著也滿是笑容。

坐在一旁的譚二妹見著他們在笑,起身道:“嫂子,難不成大嫂是有了?”

譚大媽打斷她,說道:“大概是的,不過還是要等大夫來了,才能確定。”

譚二妹欣喜不已,差點笑出了聲,連忙也捂著嘴,點了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