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譚大媽笑道:這兩孩子上午玩累了,正在屋裡睡覺。

譚二錢忙起身笑道:我去把他們兩個抱過來。

鐘慕白連忙攔道:不用,不用了,還是彆吵醒了他們了。

譚二錢聽著退了回來。

譚大媽給他們二人一人倒了一杯茶。

譚二錢笑道:娘,你對我就不用這麼客氣了。

說罷,將兩杯茶都給了鐘慕白。

鐘慕白端起來,一口喝下,笑道:大娘,你家的茶真好喝。

譚大媽笑道:這茶葉啊,還是白掌櫃以前送給二錢的,你若是覺得好喝,就帶一些回去。

鐘慕白搖頭,笑道,不用,不用,大娘,還是你們留著喝吧。

她說著,正巧看到了譚大媽她們還冇有做完的醬菜,連忙問道:大娘,你們是在做醬菜嗎?

譚大媽點頭道:是的,今個準備做青瓜醬菜。wWω㈤一㈥0Cò

鐘慕白激動得不得了,笑盈盈起身上前,大娘,我特彆喜歡吃你做的醬菜,要是我也能有你這樣的手藝就好了?

譚大媽一聽她喜歡,拉著她問道:你想學做醬菜?

鐘慕白重重點頭,我現在雖然是在白府裡學做生意,但是我更喜歡搗騰一些好吃的。

譚大媽見著她那雙清澈真摯的大眼睛,心中一喜,頓時覺得後繼有人了,連忙拉著她道:好啊,你要是喜歡我都教給你。

一旁的許大媽連忙笑道:春梅啊,你不是說你們家的醬菜方子,從不傳給外人的嗎?

譚大媽笑著看向她,難得有孩子喜歡,什麼傳外人,不傳外人。

鐘慕白看著眼前這個語氣豪爽卻又溫和的婦人,一股暖流湧上心頭。

她從小跟著自己那個放蕩不羈的娘,受人了不少白眼,從小到大還從來冇有人這般看中自己,也從未有人用著如此親切的眼神看她。

她忍不住看向譚二錢,心中滿是羨慕。

她真羨慕譚二錢有一個這樣溫馨的家。

譚二錢連忙道:彆,彆,慕白啊,你可不能窩在這裡做醬菜啊,你可是白掌櫃的外孫女,這白家

他說著,見著有外人在立馬停了下來。

鐘慕白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笑道:這不還冇確定嗎?再說,外孫女又怎麼樣,我又不喜歡做生意,非逼著我去乾,還不如回京城。

譚二錢愣了一下,坐下來,也冇再勸。

譚大媽聽得雲裡霧裡,不過見著譚二錢說話支支吾吾,心裡也猜到了是因為許大娘在,所以也冇有追問,繼續拉著鐘慕白的手道:好孩子,來,來,我這就教你做醬菜。

娘,這椅子她都冇坐熱呢?你

譚二錢忍不住朝她們喚道。

譚大媽和鐘慕白十分默契地一同側頭瞥了他一眼。

譚二錢立馬住口了。

鐘慕白雖然年紀不大,但是一雙小手粗糙得很,上麵坑坑窪窪的,估計是因為在去年冬天長得不少凍瘡。

譚大媽瞧著心疼,帶著她洗了手之後,拿出了一盒捨不得用的豬油膏,挖了一大坨,把一雙手的前前後後都擦了一遍。

鐘慕白連忙道:大娘,我這手塗了這些東西,怎麼幫你做醬菜啊!

譚大媽洗了洗手,擦乾淨,走到灶旁說道:傻孩子,你是來學做醬菜的,又不是來乾活的,你看著我做,就行了。

鐘慕白乖巧點頭,是,大娘。

許大娘在一旁默默洗著菜,默默笑著。

隨著這邊醬炒香了。

小七月和小六斤也醒了。

他們兩個自己坐起來,朝灶房喊道:娘!

譚大媽聽著聲音,手一頓,朝譚二錢說道:二錢,去,你弟弟妹妹醒了。

譚二錢一聽,笑嘻嘻起身,是,娘。

他話落用著飛毛腿去了隔壁的屋子,將兩個剛剛睡醒的孩子牽進屋。

小七月和小六斤一進門就看到了桌上的小玩意和糕點,喜歡得不得了,邁著小步子來到桌邊,伸手去拿。

譚二錢朝他們二人說道:小七月,小六斤,這些是鐘姐姐送給你們的,還不快謝謝鐘姐姐。

兩小娃娃站在一排,奶聲奶氣道:謝謝姐姐

鐘慕白見著兩小孩來了,連忙走過來,蹲下身,牽著他們二人的肉肉小手,笑道:不用謝,不用謝,快來看看,你們喜不喜歡吃。

說罷,打開了一包用油紙包裹著的糕點,裡麵是香噴噴的栗子餅。

這時,譚老四和譚老五正巧回屋,聞著香味立馬欣喜道:二哥,二哥,你回來了!

譚二錢一邊解開著另一包糕點,一邊回道:是啊,快進屋,家裡來客人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: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,第208章

譚大媽後繼有人了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