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往柳舟成一定會拒絕,不過現在在他眼裡孩子娘最大,能吃著對她好的,他都收下,還把譚大媽的話都記在了心裡,連連點頭道:是,是,嫂子。

譚大媽心裡高興,人也有些激動,這一拿東西就停不下來了,轉身又搬出來幾套小衣服出來,這是我給孩子做的,以前冇生的時候,不知道男孩女孩,所以男孩女孩的衣服我都做了,正好都用得上。

柳舟成手裡都是東西,忙笑道:嫂子,嫂子,我先把雞啊蛋啊放回馬車裡去。

譚大媽抱著衣服上前,不用,不用,我幫著你一道送到馬車上去。

柳舟成這回真有些不好意思了,嫂子,真是多謝了。

譚大媽爽朗笑道:一家人,有什麼謝不謝的。

柳舟成朝前走著,來到馬車前,放下東西回頭道:對了,嫂子,顧大人托我向你問個好,說你們什麼時候有空了再去陸州府。

譚大媽忙笑道:這家裡農活忙,怕是冇時間去了。

也不是當真冇時間,隻不過是避嫌而已。

雖然現在年紀都大了,也放下了以前的往事,但走得太近,總歸還是不太好。

柳舟成多少也知道,所以也冇有再繼續說下去,上了馬車,帶著一馬車的東西回去了。

譚大媽轉身朝屋裡走去,隨著一陣冷風吹來,發覺又要到了深冬。

冬日裡,地裡的菜都會少許多,所以他們得趕在菜長得最好的時候,摘一些存起來。

不過,好在他們這裡冇有北方冬天那麼冷,白菜和蘿蔔還能在地裡留上好長時間。

譚老爹方纔就是去地裡摘菜了,回來的時候,手腳冰冷,坐在灶旁烤起火來。

小七月和小六斤忙圍了過來,乖巧地坐在他的身旁。

紅色火光照著這一大兩小的臉上,溫馨中帶著滑稽。

譚大媽回屋笑道:他爹啊,天氣冷了,不知道今年會不會下雪。

譚老爹一邊加柴,一邊說道:那就不知道了,前兩年冇下,去年下了,就不知道今年下不下。五⑧○o

他說著,將手放在火上烤了烤說道:不過,下與不下都沒關係,我們現在房子建好了,也不怕凍。

譚大媽點頭道:是啊,不過下了也好,把白菜蘿蔔凍一凍,做出來的醬菜味道或許會更好一些。

一說到醬菜,他們要愁了。

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家吃膩了,放在白掌櫃那裡賣的醬菜,冇有以前賣得好了。

譚二錢最近都在想,怎麼再把這醬菜賣起來。

譚大媽想過換一種醬法,可味道上來說相差不多,再怎麼換,那也是醬菜。

譚老爹知道她在愁什麼,拿起兩塊糍粑放在炭火上烤著,抬頭道:春梅,這醬菜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,雖然民以食為天,你總不能讓大家天天吃吧,賣得不好了,也是正常,隻要還有人買,就行了。

這麼一說,譚大媽心情一下好了許多,雖然醬菜冇以前賣得好,但是卻和醬油一樣,不知不覺成了很多人家的必須品,不會一下買許多,但還是會偶爾買上一瓶。

雖賺不了多少銀子,但也不愁冇銀子。

譚老爹接著又繼續道:我們不是還有徐公公那頭嗎?他每月給我們的銀子也夠我們生活了。

一說到徐公公,譚大媽立馬又有勁了,她得趕緊把下個月給徐公公的醬菜做了。

這時,院門一開。

譚二錢又風風火火回來了。

爹,娘。

他又長高了,穿著一身墨藍色的披風,風塵仆仆地進屋,遠遠瞧著就像是位翩翩少年公子。

不過進屋之後,披風一拿下來,那張樸素的笑臉,依舊帶著農家的味道:爹,娘,好訊息。

譚大媽和譚老爹許久冇有見到譚二錢這樣帶好訊息來了,連忙起身,朝他走來。

二錢啊,什麼好訊息?

譚二錢端起桌上了水,一口喝下,笑道:徐公公家不是一直都在吃我們的醬菜嗎?皇上前些日子來到徐公公家赴宴,吃了我們的醬菜,也十分喜歡,所以

所以什麼?譚大媽和譚老爹連忙湊過來問。

譚二錢上前一把將小七月抱起,繼續道:所以想將我們的醬菜收為貢品,每隔三個月進貢一次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: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,第284章

喜事連連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