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譚一兩插話道:爹,你看小姑的腳,小姑是光著腳回來。

譚老爹連忙低頭看去,見著那雙凍紫了的腳,想著剛纔她哭哭慼慼的樣子,恍然大悟道:是不是那臭小子又打你了?

他一聲怒吼出口。

譚小妹連忙拉著他,勸道:小聲一點,孩子還在睡覺。

譚老爹聽罷,朝床上的小七月看去。

小七月在床上翻了一個身,又繼續睡著。

他微微壓製怒火,小聲說道:你跟我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?那小子是不是又打你了?

譚小妹咬著唇,點頭道:嗯,是又打我了,不過這一次,我再也受不了了,我要和他和離。

譚老爹拉著她朝屋外走,身子氣著顫抖道:走,我帶你回去,我要親自問問他憑什麼打你!

譚小妹連連搖頭道:大哥,大哥,不,不,我不要回去,我不要回去。

譚老爹見她如此抗拒,便冇再拉著她回去,轉身從屋裡找了一雙譚大媽的鞋給她穿上,放緩聲音問道:和大哥說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譚小妹一邊流著眼淚,一邊將近日的事說了出來。

原來是因為她家相公要納妾。

譚小妹的婆家在山那邊的秋陽村是數一數寬裕人家,家裡地多田多,而且還出了這十裡鄉唯一的秀才。

也就是譚小妹的家公。

這位老秀才屢次落榜,從未中舉,做了一輩子的秀才。

儘管隻是秀才,但是在這大字都認得不多窮人家的眼裡已經是高攀了。

當初這個這門親事譚老爹本是不同意的,奈何譚小妹一心就喜歡這個江秀才的小兒子。

哪知嫁過去之後,譚小妹才知道江秀才一家人表麵都是滿口仁義道德,其實背地卻都是小氣吝嗇的偽君子。

尤其是譚小妹的相公,表麵上老老實實文文弱弱,在外麵屁都不敢放一個,在家裡卻是個打女人的好手。

還有個厲害婆婆,狠毒又刻薄。

他們江家雖算不上什麼富裕,但是吃喝不愁,年年有餘糧。

當初,老譚爹窮得冇米開鍋的時候,譚小妹想要拿一碗米回去救濟一下孃家,卻被江家人一起打得半死。

譚老爹為了不讓妹妹難做就發話了,從今後老譚家就算是一家人都餓死,也不需要她再來插手。

自那之後,譚小妹的婆家便不再允許她回孃家。

儘管如此,譚老爹有魚有肉了,還是忘不了這個妹妹,走著山路給送去了一些。

可這江家人不僅不感激,還越來越不是人,說她譚小妹一直未有身孕,想要納妾,納妾也就算了,還納兩個。

還都是村裡的寡婦,說這兩個寡婦能生,好養活。

這不是把譚小妹的臉麵放在地上踩。

譚小妹一氣之下和自己相公大吵一架,後來被江家人一頓好打,光著腳沿著山路一路跑回了老譚家。

譚老爹聽著心疼不已,急匆匆地就要朝秋陽村那邊闖。

他爹,你這是乾什麼?

譚大媽回來了,見著這兩人怒氣沖沖的模樣也是一頭霧水。

譚老爹見著自家婆娘回來了,立馬冷靜下來,將方纔譚小妹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這譚大媽可是比譚老爹還要生氣,妹子,妹子,你先彆急,嫂子,嫂子一定會給你做主。

譚老爹一聽,轉身回去拿了鋤頭,媳婦兒,我們這就去江家。藲夿尛裞網

譚大媽朝著他的頭重重一拍,拿著鋤頭乾什麼去?去宰人嘛?宰了人對小妹有什麼好處?

譚老爹懵了,乖巧地看著自家媳婦兒,問道:媳婦兒,那你說這咋辦?

譚大媽想了想,朝譚小妹正色問道:小妹,嫂子就問你,你到底還想不想跟那小子過?

譚小妹一邊哭著一邊搖頭,嫂子,嫂子,我就算死也不跟他過了。

譚大媽輕點頭,說道:那好,你聽嫂子的,從現在開始哪裡都不去,就待在我老譚家!

譚小妹一驚,垂著頭道:嫂子,這樣許是不太好

譚大媽拉著她說道:小妹,嫂子一直跟你說過,無論你嫁到了哪裡,老譚家都是你的家,你隨時都可以回來,雖然我們老譚家窮,但是我和大哥一把硬骨頭再這裡,就是算拚了命,也會替你遮風擋雨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: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,第9章

最好的哥嫂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