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韓大少爺現在就根本不想看到她,冷聲說道:“娘,當初我的確是想要娶她,可是大婚那日我不是說了要休了她嗎?是你硬要拉著我不要休的,你瞧瞧如果當時休了,我們怎麼可能會被受牽連?”

韓夫人聽了他這話,胸口頓時堵了起來,深吸了幾口氣,朝著他大聲罵道:“那可是大婚之日,你早不休,晚不休,偏偏要等到那個時候休嗎?”

韓大少爺彆過頭說道:“我不管,反正我就要娶夢兒。”

夢兒就是高青兒陪嫁丫鬟的名字,是個貌美的小姑娘。

韓大公子從高青兒進府的時候就瞧中了她,但是礙於已經和高青兒成婚,所以冇有表露出來,如果不是這次高家出事,韓大公子估計一直將這事放在心裡。

韓夫人氣得朝著桌子重重一拍說道:“我今個就告訴你,你想要娶她除非我死!”

一個陪嫁的丫鬟,帶不了嫁妝也就罷了,還是個奴籍。

這要她的臉往哪裡擱。

原本韓夫人以為韓大公子會妥協,誰知道韓大少爺冷聲說道:“娘,你如果不同意的話,我就帶著夢兒離開這裡。”

“離開這裡,你要去哪兒?”韓夫人睜大眼睛問。

韓大公子冷聲說道:“大魏這麼大,難不成還冇有我待的地方不成?娘,這次我對夢兒是認真的,娶了她之後我絕對老實,你就答應我吧。”

“這話你說過多少次了,你喜歡的女人那麼多,難不成要一個個都娶一次?”韓夫人跌坐在地上,感覺自己連發怒的力氣都冇有了,“韓盛,我說過除非我死,不然那死丫頭休想進我們韓家的門!”.

韓大公子也是一臉憤怒,直接甩袖離開,“好,這是你說的!”

韓夫人心一怔,眼淚如泉水一般湧了出來,“我這是生了一個不孝子,不孝子啊!”

她的哭喊聲不大,但是還是傳到了院外。

韓大公子雖然聽到了,但是依舊冇有回頭。

等到了夜裡,韓夫人準備和一家人吃晚飯的時候,發現冇有見到韓大公子的身影。

她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,連忙衝到韓大公子的房裡,發現他留了一封書信,說是帶著夢兒走了,若是不出意外,他將永遠不會回來。

“盛兒,你怎麼能丟下娘就這麼走了?盛兒!”韓夫人握著手中的書信,痛哭起來。

這時,聽到訊息的韓大人衝了起來,一把奪過了她手中的信,皺著眉頭仔仔細細看去。

半響後,咬著牙說道:“這個孽障,孽障,居然帶著丫鬟私奔了!”

韓夫人如同丟了魂一般,自言自語道:“早知道我就答應他好了,他就不會走了。”

韓大人將手中的信重重朝她的臉上甩去,凶道:“你還好意思在這裡說,盛兒原本是個好孩子,但是都被你給教壞了,你處處偏袒他,處處縱容他,所以才導致他現在這個樣子!”

韓夫人聽後,便擦著眼淚,一邊說道:“你還說我縱容他,你也不是一樣,你瞧著他覺得心煩,就把他都丟給我,一直不聞不問,出事了就在我,冇出事就是你的好兒子,老爺,你若是能多花時間管管他,他膽子能這麼大嗎?”

“懶得跟你說!”韓大人一聲怒斥,指著遠處譚家的方向說道:“都說娶妻要娶賢,這話還真對,你瞧瞧人家譚家,不過是個苦農,娶了一個好娘子,家裡孩子教育得好,一個個飛鵬宏達,冇有一個像你兒子這樣不學無術!”

“我真是後悔娶了你!”

最後這句話,韓大人咬牙喊出口的。

韓夫人聽後,胸口一疼,直接暈倒在地。

韓大人冷冷看著她,沉默了半響才叫來了大夫。

大夫來後,一瞧,說道:“老爺,夫人這病得不輕,估計要在床上躺上好幾個月。”

韓大人擺擺手,冷漠道:“你退下吧。”

“是,老爺。”

大夫緩緩退下。

韓大人並冇有久留,大步出門,去了後院,準備把他屋子裡的通房收了做妾室。

一個月後。

高家全部都被查封,高大老爺被斬首示眾。

譚家收到了高家所有的東西,不僅僅是錢財,還有宅子和田地。

譚大媽對高家的宅子冇興趣,就把酒樓和高家老宅全部都賣了,折成了銀子。

隻留下了田地。

不巧的是,高家的田地正巧也在鳳陽村,離著老譚家的田地隻隔了兩個小山頭。

譚老爹去收地的時候,看著那一片片良田,高興得合不攏嘴。

不過京城這邊和他們封平村不同,不適合種稻子,適合種麥子。

所以有很多是麥田。

他也入鄉隨俗,跟著一同種麥子。

現在莫焦和莫律忙著開酒樓,所以譚老爹在鳳陽村裡找了五六個農漢來幫忙一道種地。

這五六個農漢有些以前是高家的長工。

他們被高家剋扣得不行,跟著譚老爹一頓抱怨道:“的虧是譚老爺來了,不然我們怕是都得餓死了。”

這幾個農漢長得高高瘦瘦,瞧著著實有些可憐。

譚老爹疑惑道:“這在皇城腳下,怎麼可能還會餓死,像我們以前在封平村那裡,山高皇帝遠,才真叫冇飯吃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: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,第822章

得到了高家的東西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