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殿內的人看著小太監急急忙忙離開,一個個都心生疑惑。

譚五貫更是抬頭看著,心中對這個假公主更加鄙夷。

一旁的譚大媽朝拉著莊晚蝶的手,漸漸也不自在起來。

不過好在這時太子殿下和小七月以及譚三元三人陸陸續續來了。

皇後孃娘看著小七月進來,眉宇間的陰霾瞬間一掃而光,朝她招了招手說道:“小七月,過來。”

小七月上前朝她行了一禮,“參見皇後孃娘。”

皇後孃娘起身握著她的小手,拉著她一同坐下,柔聲笑道:“都是自家人,不必如此多禮。”

小七月眉眼彎著,笑盈盈道:“多謝娘娘。”

皇後孃娘低頭看著她手裡抱著的兩個大橘子,笑問道:“小七月,你喜歡吃這個橘子?”

小七月點了點頭,“嗯,很甜。”

皇後孃娘聽罷,朝身旁的宮女手一揮說道:“來人,去,再去摘一些橘子來。”

“是,娘娘。”宮女應聲笑著朝外走去。

另外一頭,宛妃拉著三皇子問了剛纔大梁公主的事。

三皇子將方纔的事情大概和她說了一遍。

宛妃聽完後,臉上明顯有些怒火,囑咐了他兩句之後,一連喝了好幾口水。

這時,徐桂枝來了。

她緩緩上前,朝皇後孃娘和宛妃,以及三皇子譚三元一一行禮。

譚大媽以為她是孟十一,高興地推了推身旁的譚五貫。

然而,譚五貫卻頭也不抬,繼續喝著手裡的茶。

一旁的皇後孃娘和宛妃陰沉著臉,朝徐桂枝說道:“嗯,坐下吧。”

徐桂枝明顯感覺到了殿內氣氛不對,但是卻又說不出什麼原因,實在是覺得尷尬,笑著搭訕道:“皇後孃娘,這桔園可真好看。”

皇後孃娘低著頭,喝了一口茶,露出一抹笑,說道:“公主,我聽聞你是大梁少數學過武藝的公主,不知可否來給我們展示一下?”

“展示?”徐桂枝一愣,“展示什麼?”

皇後孃娘笑盈盈說:“當然是展示舞劍。”

徐桂枝臉色頓時變得蒼白,孟十一的確是會一些武藝,但是她卻隻拿過繡花針,彆說是劍了,就連花拳繡腿都不會!

皇後孃娘見著她半天不回話,故意提高語調說道:“公主,你怎麼了?”

徐桂枝恍恍惚惚,抬頭應道:“皇後孃娘,我”.

還未等她說完,宮女珠兒搶過話道:“皇後孃娘,方纔我們公主在來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,手肘受傷了,怕是舞不了了。”

徐桂枝連忙跟著一同附和道:“是啊,皇後孃娘,我這手傷了,怕是舞不好,還是彆汙了娘娘們的眼。”

皇後孃娘微合雙眸,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罷了。”

徐桂枝緩緩鬆了口氣,目光又落到了對麵坐著的三皇子身上。

宛妃瞧見了,輕咳嗽幾聲說道:“公主,你手上的傷嚴不嚴重?”

徐桂枝連忙笑道:“不嚴重,不嚴重,估計過兩天就好了。”

宛妃低垂的眸光中帶著一絲鄙夷,漫不經心笑道:“那就好。”

隨後看向皇後孃娘說道:“娘娘,既然公主舞不了,不如就讓我們的宮人舞一曲。”

皇後孃娘聽罷,點了點頭說道:“也行,正巧讓公主也看看我們大魏的舞。”

說罷,連忙吩咐了宮女去準備。

徐桂枝雖然聽出了她們的話有貶低之意,但是看在她們不要自己繼續舞劍的份上,也並未在意。

小七月吃著手裡的橘子,倒是十分期待著這場戲。

冇過多久,便來了三名舞姬,她們手拿著短劍,緩緩上前,跟著琵琶聲舞動起來。

譚大媽還是頭一次見到宮中舞姬跳舞,稀奇得很,一邊看著一邊小聲朝莊晚蝶說道:“晚蝶,你快看,她們的衣裳真好看。”

莊晚蝶小聲笑道:“娘,她們身上的衣裳,就是我們家的布料。”

譚大媽雙眸睜大,微微一愣,笑道:“原來是我們家的呀,難怪這麼好看。”

莊晚蝶偷偷朝徐桂枝看了一眼,說道:“娘,你冇發現今個這個公主,和以前瞧著有些不一樣嗎?”

譚大媽回道:“還彆說,真不一樣,那一雙眼睛就像是長在了太子殿下身上。”

她說著一臉擔憂地看著譚五貫。

見著譚五貫跟個冇事人一樣,譚大媽越發不明白了。

此時,殿中的舞姬們紛紛一躍而起,飛舞著手中的長劍,其中有一位姑娘突然將劍鋒一轉,直接刺向了徐桂枝。

徐桂枝此時還在慢悠悠地喝茶,被突如其來的劍氣一驚,猛地抬頭,見著朝她揮劍而來的舞姬,嚇得把頭一埋,尖叫道:“啊!救命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: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,第840章

大家的試探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