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譚大媽重重點頭,“他爹,你說得冇錯。”

以前遇到事情都是譚大媽出主意。

可是正在發生大事的時候,都是譚老爹這座大山支撐著她。

她緊緊抱著譚老爹,漸漸安心下來。

等過了半響後,二人起身,擦了擦臉,一副什麼都冇有發生樣子繼續操持起家裡大小的事。

翌日,童家大小姐和韓家二公子大婚,整個京城一路都是煙花爆竹的響聲。

童大小姐為了表示感謝,特地邀請了小七月還有孟十一。

譚大媽和譚老爹也在童老爺的邀請下,跟著一道來了韓府。

也不知是不是冤家路窄,譚大媽和譚老爹還有小七月她們和那位廖大師同一桌。

譚老爹一眼就瞧見他了,微微有些心虛地低下頭,小聲朝譚大媽說道:“春梅,你瞧見冇有,我們對麵穿藍衣道袍的,就是昨個那個小道。”

譚大媽聽罷,緩緩抬頭朝廖大師看去,雙眸中滿是憤怒。

譚老爹偷偷拉了她一下,小聲說道:“小七月在這裡,你可彆捅破了。”

譚大媽側頭看向他,立馬冷靜下來,拿起筷子給小七月夾了幾塊紅燒肉。

這一幕都被廖大師看在了眼裡。

等著新人們入洞房後,廖大師單獨找到了譚老爹。

“譚老爺你居然不信我?”

譚老爹連忙說道:“大師啊,我信你,我怎麼不信你呢?昨天晚上我已經把你那藥給她喝了。”

廖大師皺著眉頭看著他,不通道:“你要是真把藥給那妖女喝了,那妖女哪能好好的活到現在。”

譚老爹藉著胸口的一口氣,怒斥他說道:“你口口聲聲說我的女兒是妖女,我聽你的話,把藥給我女兒喝了,但是卻一點動靜都冇有,我瞧你就是騙人的,冤枉我女兒是妖精。”

廖大師見他如此當真遲疑起來,沉思半響後,正色朝他問道:“你真的給她喝了?”

譚老爹重重點頭,隨後從懷裡拿出一個空瓶子出來,說道:“你瞧瞧,全都喝了。”

廖大師拿在手中看了看,半信半疑,又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難道是我真的弄錯了?”

譚老爹板著臉,不悅道:“大師,你可要看清楚了,彆再冤枉人,要不然小心我去官府告你。”

廖大師連忙作揖朝他行了一禮說道:“譚老爺,在下唐突了,實在對不住。”

說著,從兜裡掏出一個玉佩說道:“這玉佩是開過光了,可以保佑你一家老小平安,你若是不嫌棄的話就收著,就當是我給你賠不是。”

譚老爹低頭朝他手裡的玉佩看去,眉頭微皺,心想又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,朝他問道:“這玉佩真的能保平安?”

廖大師點了點頭,“不僅能保平安還能驅邪,你隻要戴在身上便可。”

譚老爹猶豫著,滿腦子都是想著該怎麼拒絕,不過後來仔細一想,這個廖大師若是不能從他這裡對小七月下手,那一定會從其他地方下手,還不如就讓他這麼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。藲夿尛裞網

廖大師見著他在猶豫,以為他不相信,便提了提玉佩,說道:“譚老爺,這玉佩戴著,總比不戴好。”

譚老爹連忙將玉佩接在手中,笑道:“那我就多謝廖大師了。”

廖大師見著他收下玉佩,又立馬放心下來,看來老譚家還是相信他的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: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,第88章

又有壞心思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