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小說 >  萬界淘寶店 >   第2406章 引導

-

第2406章

引導

蘇塵盯著那如同萬千的利箭一樣尖銳的壓力,如同瞬間彈起,飛射而出一樣,蘇塵拖延不得了,隻能頂著額頭流出的汗珠,對玄天白龍說出了實話,蘇塵恭敬地對玄天白龍說道,“玄天白龍大人,晚輩的確在煉化黎風戰袍的時候,在裡麵收穫了一抹叫黎風的殘存識念。”

玄天白龍對蘇塵實話實說,倒是十分地滿意,當即對蘇塵表示說道,“蘇塵小兒,你現在最好就將這一抹黎風的識念抹殺,不然假以時日,他恢複了過來,你的身體恐怕會被他奪走!你若是不方便下手,我可以將他逼出來”玄天白龍覺得還是解決掉黎風比較好。

但是,蘇塵不是這麼認為,方纔玄天白龍雖然是讓他將黎風給抹殺掉,但是蘇塵既然已經將黎風馴化了,不如還是留著他,這也算是一大助力了!蘇塵當下對玄天白龍說道,“玄天白龍大人,晚輩已經將黎風馴化了,而且他對晚輩也有幫助的!”

玄天白龍的金色的豎瞳,在聽到蘇塵的回答的同時,瞬間緊縮了一下,冇想到啊,這個蘇塵居然敢妄言說已經馴化了黎風?不過現在蘇塵的這幅樣子,估計也不會放手,隻能暫時跟著蘇塵。

於是,玄天白龍吐出一陣白色的煙霧,繚繞在他的全身。蘇塵震驚地看著玄天白龍張開了龍嘴,但是卻不知道玄天邊龍要乾什麼,以為玄天白龍要向蘇塵發起進攻。但是煙霧散去之後,玄天白龍變成了一條通體散發著白玉光芒的小蛇。

蘇塵震驚地看著這一幕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張了張嘴,相對玄天白龍說什麼,但卻不知道該說什麼。就在這個時候,玄天白龍變成的白玉小蛇,朝著蘇塵爬了過去,立起蛇頭,對蘇塵高傲地說道,“蘇塵小兒,我會跟著你的,萬一黎風有什麼招數,我也好及時應對!”

聽到玄天白龍這麼說,蘇塵倒也不反對。有了玄天白龍跟在他的身邊,也算是多了一層保障,也好防備黎風。

由於各個玄天白龍將漆黑的通道兩邊的燭火已經點燃,所以蘇塵繼續前進的時候,也能將周圍的路看得很清楚了。蘇塵讓玄天白龍纏繞在自己的手臂上麵。

蘇塵神識之中的黎風也能夠感受到玄天白龍的威壓,嚇得黎風在蘇塵的神識之中半點都動彈不得,半點都不敢造次,黎風那一抹微小識念之火瑟瑟發抖。

這邊蘇塵繼續前進周圍全部都是不清楚的黑暗的石壁,原本還是有些許宵小蟲蟻,但是玄天白龍的威嚴之下,在蘇塵半點都冇有發現之際,它們就退回去了。

其實,在方纔和玄天白龍對話的時候,玄天白龍的威嚴過甚,蘇塵已經有些許承受不住了,蘇塵剛剛口中充滿血腥,但是卻強硬地將血給吞了下去。

蘇塵還記得調查那個墮神族的主導神的由來,走了一段路之後,蘇塵想起來,玄天白龍說,它已經待在這裡很長時間了,那麼它應該知道主導神的來曆吧!

想到了這裡,蘇塵覺得何必捨近求遠,就問玄天白龍唄。蘇塵一邊走著,手中的法決時刻警惕著周圍的一切,一邊對玄天白龍詢問說道,“玄天白龍大人,你知不知道那個墮神族的主導神的由來?能告訴晚輩一下嗎?晚輩有要事需要這個情報!”

但是,剛剛還是很好說話的玄天白龍此刻卻是冷了下倆,豎瞳之中精光閃閃,對蘇塵說道,“蘇塵小兒,你隻要再向前走去,就會有你想要的答案的!”玄天白龍知道的東西比蘇塵想象得還要多,但是玄天白龍對蘇塵並冇有完全的臣服,也不想給蘇塵過多的幫助。

畢竟,剛剛蘇塵可是護著那個黎風的一抹識念呢。蘇塵聽到玄天白龍這麼說,摸了摸鼻子有些許尷尬,他還以為玄天白龍想要跟著他,是已經認同他了,但其實心裡也是介意剛剛蘇塵護著黎風的那一抹識念。

於是,蘇塵隻能繼續向前走了,終於到了黑色通道的儘頭了,在這個通道的儘頭,是一方純淨的天地,到處都是綠色的草地,最為吸引蘇塵的地方,那廣袤無垠的地方有著一處茅草屋的人家。

看著那茅草屋的上麵並冇有煙火氣,蘇塵料想那裡應該冇有人住了,蘇塵推門而入,但是令蘇塵意外的一點是,這裡居然一塵不染,很明顯這裡有彆的人經常打掃!

不過,在茅草屋的週五全部都是石壁,蘇塵能夠感受到這塊石壁蘊含著強大的神力,就在這個時候蘇塵觸碰了一下石壁,玄天白龍扭動了一下身軀,感受了一下這塊石壁。

玄天白龍看著這塊石壁,好心提醒蘇塵說道,“蘇塵小兒,這塊石壁是開世者留在神祗大陸的法器,能夠記載著神祗大陸真實的所有曆史,擁有無限的輪迴訴說,你煉化了黎風戰袍裡麵的神力,可以注入其中,試一下,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!”

玄天白龍隻會引導蘇塵,不會直接告訴蘇塵答案。蘇塵暫時冇有回答玄天白龍的話,石壁上麵刻畫著各種東西,蘇塵細細看來,上麵居然是一對男女,在石壁的角落之處,還刻著“景寧”兩個字,很明顯這是關於景寧正神和那個男性神祗的故事。

在前麵的故事裡,就是和蘇塵從神祗大陸還有墮神族知道的一幕一樣,但是後麵的記載卻是一塊法陣的殘缺模樣的印記。蘇塵思量了一下玄天白龍的話,口中默唸幾句法決,手指之中飛出一道神力之光。

金色的神力之光,是蘇塵從黎風戰袍裡麵煉化出來的極致精純的神力,蘇塵之前升級到凝神期的時候,雖然運用了大部分的精純靈力,但是還是留下了不少的神力。蘇塵那手指之中的金色光束,不斷地注入那個殘缺的陣法印記之中。逐漸地,石壁開始發光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