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千五百三十一章

我叫陸塵對不對?

“葉文珺,你這是何意?”

殷常山身側,九玄天國國師腳步跨出,喝問道。

國師陌凝芙,身姿曼妙,體態婀娜,像一隻成熟的水桃一般,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。

殷常山。

陌凝芙。

可謂是整個九尾天狐族最強大的兩尊人物,除卻族內那些老古董們,冇人比二人更強。

可眼下,看到葉文珺,二人卻並未輕舉妄動。

真打起來,皇宮至少要被毀去一大半,死傷慘重。

“心有顧忌是嗎?”

葉文珺看向二人,直接道:“你九尾界足夠大,我們挑選一處好地方,我與你們二人戰過一場!”

殷常山和陌凝芙眉頭一挑。

葉文珺,太傲氣了。

這等傲氣,更是對他們二人的鄙夷!

“你二人輸了,日後,在這九尾天狐族,九玄天國內,誰再敢對沐靈芸動歪心思,我就來殺你們。”

“你二人若是贏了,我的命,隨你們取!”

葉文珺話語落下,身影騰空而起。

殷常山和陌凝芙相視一眼,身影騰空而起,亦是消失不見。

一場驚天大戰,勢必會在九尾界某個無人區域內,徹底展開。

這一場驚世大戰,註定是冇有其他人知道,結果到底如何。

隻是,一轉眼,三個月後。

王芯雅和牧初雪母女二人告辭離開。

而今的雲閣,在整個天罰古界內,占據八大境地域,畢竟,過去兩千多年時間,雲閣也是逐步擴充,王芯雅如今可謂是雲閣內頂梁柱一般的人物,離開許久,也並不好。

當王芯雅和牧初雪母女離去,九尾天狐一族一致決定,提高對陌南笙皇子的待遇,同時也是增加了九兒的職位。

廣袤天地之間。

天罰古界。

蒼茫大地之上。

王芯雅和牧初雪母女返回。

牧初雪看著母親,不由道:“娘,六娘真好看,好美啊,我看了都很喜歡。”

王芯雅不由笑道:“你爹幾個夫人都好看。”

“娘最好看。”牧初雪笑吟吟道:“冇人比娘更好看!”

“是嗎?”

陡然。

一道聲音自虛空響起,徐徐道:“那你覺得我呢?”

聲音落下,一襲素群高冷女子,帶著一個小男孩,自虛空踏出。

“明月心。”

王芯雅看到來人,表情一怔。

“好久不見。”

明月心聲音響起。

是啊。

好久不見了。

……

無垠天地,乾坤寰宇,廣袤的新世界,時時刻刻不是在發生著各種事情。

新世界天地。

一片未知的虛無荒蕪山脈之地內。

虛空撕裂開來。

兩道身影,自那虛空荒蕪之中滾落而出。

一人看起來二十幾歲,一人看起來十七八歲模樣。

兩道身影墜地,趴在地上,紛紛暈死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。

身著青衣,二十四五歲模樣的青年,緩緩睜開雙眼。

其試圖坐起身來,卻隻覺得肩膀疼痛難忍,嘴中發出一聲嗚咽,眉頭蹙起。

在其身側的十七八歲少年,一聲黑衣,模樣俊俏,臉蛋臟兮兮的,看起來帶著幾分憔悴。

“塵兒……”

青衣男子呼喚幾聲,少年並無反應。

打量著四周。

一片荒蕪。

好在冇有危險。

青衣青年揹負起黑衣少年,一步一踉蹌,沿著山脈大地而行。

過了幾個時辰後。

黑衣少年朦朧雙眼睜開,感覺到熟悉的氣息,隻覺得暖洋洋的,心中安切。

“師父,我們這是到哪裡了?”

黑衣少年問道。

青衣男子看了一眼四周,不由道:“不知道。”

黑衣少年沉默。

“師父,放我下來吧,我自己能走了。”

“冇事,我背得動。”

又是一陣沉默。

繼而,黑衣少年不由道:“師父,我有時候在想,我爹不是我爹,你纔是我爹。”

聽到這話,青衣青年眉頭一挑。

黑衣少年繼而道:“師父,你跟我娘是不是有一腿,我是不是你兒子,我不叫秦塵,我叫陸塵對不對?”

“其實陸塵這名字,也挺好聽的,乾脆我以後就叫陸塵好了!”

“難怪我娘叫我秦塵,不叫我牧塵,肯定是愧對我爹,喊我牧塵,覺得……”

“你傷勢好了嗎?”青衣男子開口打斷少年的話。

“感覺不疼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青衣男子點點頭,繼而將黑衣少年放下,而後手掌輕輕抓住黑衣少年手掌,再然後。

咻……

青衣男子手掌一揮,黑衣少年呈現出一道拋物線運動軌跡,昇天,落地,而後直接一腦袋紮到了五十裡外一座高山山體內,四肢顫動了動,最終一彎,暈死過去。

夜間。

篝火旁。

黑衣少年腦袋纏著繃帶,熬著肉湯。

在其對麵,青衣男子低垂著眼臉,沉浸在自己營造的世界裡一般。

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輕輕撚動,長長的睫毛微閃,與其端正俊朗的五官結合,形成了誘惑的弧度。

偶爾抬起的頭,讓人呼吸一緊,好一張翩若驚鴻的臉!

隻是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中東西,讓人抓不住,卻想窺視,不知不覺間人已經被吸引,與夜與人,一同沉醉。

“師父,你真帥!”

黑衣少年笑道:“比我爹帥多了。”

“這種實話,以後就不要說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徐徐,黑衣少年道:“不知道我爹我娘,我爺爺奶奶,弟弟妹妹都怎麼樣了。”

“師父,這下過去得有好幾萬年了吧?”

聽到這話,青衣男子徐徐道:“我們在古戰場內,應該過去三萬年,不過外界大概過去七千年八千年左右吧。”

這二人。

青衣男子,正是陸青峰。

黑衣少年,正是秦塵。

師徒二人當年在滄瀾大戰之後,輾轉流離,去了某一方滄瀾下屬的大世界,機緣巧合,從那裡離開滄瀾,本以為是進入新世界,結果卻是誤打誤撞,闖入到了一方廣袤的洪荒堊元災難大戰古戰場遺蹟。

一待就是三萬年。

直到現在,方纔走出。

三萬年內,師徒二人命都差點丟了好幾次。

可在洪荒古戰場遺蹟內待了三萬年,師徒二人進步,是顯而易見的。

聽到陸青峰之話,秦塵嘿嘿笑道:“師父,你說,我現在會不會比我爹更厲害?”

“應該不會。”

陸青峰認真道。

秦塵隨即道:“那我覺得,師父您肯定比我爹更厲害了。”

陸青峰沉默不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