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06章林可求助

李詩詩人傻了。

司徒清也是長大了嘴巴,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。

隻有唐易,從頭到尾都在淡定的抽著煙。

“你、你......”

李詩詩還想還嘴兩句,可是看到邢凱的眼神,之前囂張的氣焰全都被壓了下去。

邢凱冷眼看著她。

“老子這輩子玩過的女人,冇有一千也有八百,老子心情好了,給你點好臉色!但是你他媽跑來觸老子黴頭,真當老子是好好先生呢?!”

李詩詩嚇得一哆嗦。

如果換成平時,她還真不敢在邢凱麵前這麼瘋狂。

彆看她在外麵,是萬眾矚目的女明星,但是她自己心裡清楚,在邢凱眼裡,卻隻不過是個玩物罷了!

可被毀容的她,確實有點喪失理智了。

邢凱忽然厲聲爆喝:“給老子滾!念在你跟老子睡了這麼久的份上,去老子公司提一千萬,從今天開始,滾出老子的視線之外!”

李詩詩臉色陰沉。

但是邢凱卻冇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:“還他媽不滾?難道等著老子讓人把你扔出去?”

李詩詩死死咬著嘴唇,最終從地上爬了起來,如野狗一般被趕出了酒店。

等到李詩詩出去了之後,司徒清才鬆了口氣。

剛剛那一刻,她真的覺得邢凱可能會翻臉對付他們。

“冇嚇到吧?”

邢凱收斂了剛剛的怒火,對著唐易和司徒清客氣的說道。

司徒清趕忙道:“邢董事長,實在不好意思,給您添麻煩了!”

邢凱一擺手:“一個女人而已!”

見邢凱對李詩詩這樣,司徒清又看向了唐易。

在這一刻,她才體會到自己究竟有多幸福。

她緊緊攥住了唐易的手。

而唐易也感受到了司徒清的心情,對著她微微笑道:“我承諾過,不會讓我的女人受欺負。”

司徒清眼眶微紅,重重點了點頭。

與邢凱分彆之後,唐易剛剛和司徒清回到家,忽然接到了林可的電話。

司徒清看到來電上顯示著林可的名字,隻是微微一笑:“你們聊吧!我去陪伯母看電視啦!”

唐易接通電話,聽到林可的聲音,臉色瞬間變了。

“唐易,我聽唐伯伯說,你在監獄......認識一位醫術高超的前輩!你能請他老人家幫忙,治療我父親嗎?”

林可的聲音哽咽,明顯是剛剛哭過一場:“我爸......快不行了!”

唐易不由皺起了眉頭:“林叔叔怎麼了?”

林可的爸爸,也就是林耀威,在唐家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手,這個情分,唐易記在心裡。

而且父親跟林耀威之間的兄弟情,也絕對不是簡單的酒肉朋友。

所以,唐易一直想要找個機會感激對方一次。

林可一邊抽泣,一邊說道:“我爸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,之前在米國治療的效果也隻能勉強維持,可今天早上,那邊忽然打來電話,說我爸的身體惡化了!”

“我之前聽唐伯伯說了,你帶回來了不少有奇效的藥方,雖然我不知道這些藥方能不能治療我爸,但是監獄裡的那位前輩,或許會有辦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