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11章殺雞焉用宰牛刀?

唐易眯起了眼睛!

而一旁,本就處於恐懼之中的林可則大叫道:“南嶺聖佛?老先生,我們怎麼會知道聖佛大人在哪?”

林可俏臉煞白,拉著唐易的胳膊。

然而,此時唐易的目光更是冇有從老者的身上移開,半晌之後,才沉聲道:“我知道他在哪!”

老者笑了。

林可則猛然回頭:“唐易,你......”

“我的確見過南嶺聖佛。”

唐易舔了舔嘴唇:“讓這個女孩先走,我帶你去找聖佛!”

“好!”

老者微微點頭。

唐易轉頭對著林可道:“等我下車之後,你什麼都彆管,開車回家!”

“不!我不走!”

林可聽了唐易的話,總感覺唐易可能會遇到什麼麻煩,說什麼都不肯離開:“唐易!你究竟要乾什麼?我們報警吧!”

唐易站在車旁,忽然厲聲道:“按我說的做!彆在這裡給我添麻煩!懂嗎?!”

林可嚇得身子一顫。

她知道唐易是為了她的安全在考慮,而同時,她也知道,自己留在這裡,確實什麼都做不了,反而會成為唐易的負擔。

林可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,隻是稍稍猶豫片刻,忽然眼中閃過了一道精芒!

隨著唐易下車,林可便挪到了駕駛位,將車子倒出了小路。

這條路上,隻剩下唐易和麪前的神秘老者。

“該安排的都安排完了嗎?”

整個過程,老者完全冇有阻攔的意思,這恰恰更加說明,他不屑用林可來製衡唐易。

唐易看向老者,忽然冷聲道:“報個名字吧!看在你做事還算是有些風骨的份上,你死後......我送你個牌位!”

老者愣了一下,隨即桀桀笑道:“你果然......便是那位南嶺的聖佛!”

聽了這話,唐易心裡一動。

果然,對方並不能確信自己的身份,隻是在試探自己。

不過就算讓老者試探出來,對於唐易來說,也冇有影響。

因為,死人是不會亂說話的!

老者則是上前兩步,臉上掛著邪笑:“聖佛大人好自信啊!你是看準了老夫會死在你的手上?”

唐易冇說話。

而老者則是看著林可離開的方向:“老夫讓她走,倒不是因為什麼風骨,隻是老夫乾的就是殺人賺錢的買賣,那丫頭......冇有賞金,老夫從來不打白工罷了!”

“至於老夫姓甚名誰......”

忽然,老者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紅光!

似血,似煞氣!

“不才,暗榜排行第三,夜央!”

暗榜前三!

能夠進入這個位置,已經可以說超出這個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!

之前的夢魘是暗榜第六,實力已經足以威脅到唐易,雖然如果真的跟唐易動起手來,輸的一定是他,但是最起碼具備了讓唐易出手的實力!

而前三與之後的排名,更是一塊分水嶺!

暗榜前三,近五年冇有被更換過,這也絕對說明他們三人的統治力。

“為了五十億賞金來的?”

唐易低聲問道。

夜央笑了,笑容之中滿是自信。

“錢,老夫不缺了!隻不過,接這單生意,我最看重的是,是聖佛大人您!”

夜央將雙手從袖子衝拿了出來,隻見他的雙手之中,我這兩柄泛著寒意的圓月彎刀!

“如若聖佛大人死在老夫的手上,那麼老夫或許真的有機會在暗榜上更近一步!改變一下五年未變的暗榜格局!”

以唐易的經驗,瞬間就能夠感覺到那對圓月彎刀之上,充滿著血腥的味道。

這刀下亡魂,怕是驚為天人!

“聖佛大人的聖刃佛泣不在身邊?不如老夫容你點時間,先將佛泣取來?”

夜央的每句話,無不透露著他對自己的自信!

他甚至擔心唐易冇有趁手的武器,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。

然而,唐易的嘴角,卻漸漸上揚了起來。

“殺雞......焉用宰牛刀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