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33章實錘

聽完朱文勝煞有介事的分析之後,司徒家的人也越來越覺得,這件事情必然牽扯到了聖佛!

再加上,陸漫秋在臨死前的晚上,確實見到了聖佛,這是她親口說的,不可能有錯!

那麼就是說,聖佛果然是在暗中守護著司徒清。

再看眼前的母儀鳳袍是南嶺四**王之一的青鶴送上門的,一切的一切聯絡到一起,聖佛看中了司徒清,幾乎已經成為了定局!

一時間,司徒家的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。

葉佩華一直都想讓司徒清找到大人物,並且一直在幫她物色,可是她選了那麼多人加起來,都不如一個南嶺聖佛!

那是絕對的實權人物!

“這、這......”

饒是司徒烈這種城府極深的人,此時都有些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
朱文勝一臉笑意:“不怕諸位笑話,我今天來,也不過是想要提前跟司徒家套套近乎,以後......還要多多仰仗司徒家主了!”

司徒烈根本無法想象,堂堂漠北財神,現在居然陪著笑臉來討好落魄的司徒家!

有多少年,司徒家冇有這樣的地位了?

“財神!您言重了!如若不是您好心報喜,恐怕我們現在還不敢相信這等好事會砸在我們的頭上呢!”

司徒烈挺直了腰板,但是卻依舊客氣:“看得出,朱財神是豁達之人,那今天我也拍著胸脯保證,一旦我司徒家有朝一日能在江城站穩腳跟,定然不會忘了主財神您!”

朱文勝大笑,心情也是愉悅:“那就多謝司徒家主提攜了!”

兩人又是寒暄了一陣,朱文勝也識趣,冇有過多打擾,便向司徒烈告辭。

而等人走之後,司徒家這邊幾人立刻像是瘋了一般慶祝了起來。

“爸!媽!我們家要一飛沖天了啊!!”

司徒傑的眼睛閃著精光:“聖佛大人居然要成為我姐夫了?我不是在做夢吧?”

葉佩華也是激動的快流出眼淚來了:“蒼天有眼啊!幸虧我們清兒還冇跟那個廢物結婚,不然天上掉下了這麼大的餡餅,我們都冇法接住!”

司徒烈深呼吸了一口,顯然也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好訊息給震驚到了。

不過,他在稍稍考慮幾番後,忽然擰起了眉頭:“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,唐易那個廢物!”

“他?還管他乾什麼?”

葉佩華一臉不屑:“他還敢跟聖佛大人搶女人?他頂多是抱了邢凱的大腿,還彆說那邢凱現在無暇顧及他,就算是想幫他,還能為了他忤逆聖佛大人?”

“就是!邢凱在聖佛大人麵前,也不過是一條狗罷了!”

司徒傑的眼神中閃過了陰毒之色:“那個廢物剛剛打了我!這一巴掌,我早晚還回來!”

“對,到時候讓我們女婿殺了他的頭!”

葉佩華也想到了自己挨的那一巴掌!

隻是,司徒烈依舊愁眉不展:“現在的問題是,清兒像是著了魔一樣,非那小子不嫁!如果到時候真的發瘋拒絕聖佛大人,那我們家......可能都要跟著遭殃啊!”

一想到這裡,葉佩華和司徒烈也是心裡一緊!

拒絕聖佛?

那會是什麼代價?

他們不敢想象!

“不如這樣,我們就把聖佛大人把母儀鳳袍送上來當聘禮這件事情傳出去!到時候那小子就算是膽子再大,也應該要知難而退了吧?”

司徒傑心生一計。

司徒烈眼睛一亮:“好!就這麼辦!”

而就在這時,門外卻傳來了唐易的聲音。

“聘禮收到了吧?”

三人同時一愣,打開門,見唐易一臉淡漠的站在門口。

唐易漸漸挑起了眉毛,目光迎向三人。

“話我之前已經說明白了,聘禮,我不會少給你們一分!但是從今往後,清清跟你們再無瓜葛,再來打擾我們的生活......就是給臉不要臉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