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10章再見大長老!

蘇長生的嘴裡,忽然傳出了沉重的一句話。

唐易也感覺到房間中的空氣流動都變得緩慢了。

就是這種感覺!

他之前在上京,與唐門大長老交手的時候,就有過這種感覺。

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,就是會讓自己的行動變得遲緩,大腦也會受到影響!

現在麵對蘇長生的時候,這種感覺再次襲來,也讓唐易終於明白,這位帝仆......

深不可測!

“那就有勞蘇老了!”

唐易踏實了不少:“對了,蘇老,還有一件事情,望蘇老能夠幫忙解惑!”

“哦?請講!”

蘇長生耐心的很。

唐易從懷裡將血玉拿了出來,放在了蘇長生麵前:“蘇老可知,這是什麼?”

蘇長生在看到血玉的瞬間,眼睛迸發出了一道奇異的光芒。

這個反應,也讓唐易有些激動!

對方認得!

果然,蘇長生將血玉拿了起來,仔細端詳片刻,才又放在桌麵上。

“血玉。”

蘇長生淡淡道:“唐奇峰的東西。”

唐易立刻點頭:“對!”

緊接著,唐易又將唐奇峰跟他說的話轉述了一遍。

蘇長生聽完後,便反問道:“那你找到瞭解開它的方法了嗎?”

“找到了!”

唐易麵色嚴峻:“砸碎它!”

蘇長生一愣,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弄碎它,倒是對了!隻是......血玉可不是用來砸的!確切的說,它......是砸不碎的!”

唐易精神一震!

既然蘇長生能夠說出,這塊血玉不是用砸的,那就說明......

他或許知道真正將它弄碎的辦法!

“蘇老......”

可唐易剛想發問,卻聽蘇長生輕笑一聲。

“聖佛大人,有些事情,彆人告知您,和您自己去悟到其中的道理,得到的收穫,是不一樣的!”

蘇長生輕聲道:“我相信以您的智慧,會明白老奴的意思。”

唐易一愣。

隨即,他懂了!

蘇長生的確是知道方法,也可以告訴他,隻不過,如果這麼做了,唐易就感悟不到其中的過程!

直白點說,可能會弱化這塊血玉的價值!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唐易輕輕點頭:“多謝蘇老提點!”

“哈哈哈!老奴又冇做什麼,冇什麼好謝的!”

隨即,兩人又是寒暄了一陣,看了看時間,唐易便起身道:“蘇老,晚輩恐怕不能多陪了,已經到了跟唐文忠約好的時間了。”

蘇長生淡淡點頭:“去吧!”

唐易點了點頭,朝著門外走去。

不過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,蘇長生卻輕飄飄的出聲。

“放心大膽去做,老奴......會護著你!”

唐易怔了一下,隨即轉身,對著蘇長生躬身道謝。

一個小時之後,唐易來到了跟大長老約好的地方。

這是江城一家比較有名的參觀,裝潢古香古色,進入其中,便有一種穿越了的感覺。

二樓,天字房。

唐易推門而入,隻見大長老早就坐在裡麵等候了。

兩人在見麵的一瞬間,互相對視,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著審視的味道。

足足過了五秒鐘,大長老才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“想不到,堂堂修羅,居然如此年輕,後生可畏啊!”

唐易卻冇有動!

他對大長老的印象太深了!

可以說,唐易長這麼大,與大長老那一戰,讓他第一次感受到那種無力的挫敗!

過了好久,他才稍稍穩定了情緒。

“唐門大長老?”

唐易冇有多少客套,大搖大擺的走進包間,坐在了對麵。

大長老微微一笑:“老夫比你年長,叫聲唐伯,不算占便宜。”

“不用了!我們不熟,冇必要叫的那麼近乎!”

唐易必須要表現出這樣的態度來!

如果對大長老太客氣,反而顯得有些蹊蹺。

大長老笑容微微收斂,顯然對唐易的態度有些不滿。

唐易卻生硬道:“我要的東西,帶來了嗎?”

大長老眯起眼睛盯著唐易半晌,終於是指了指身邊的幾個木箱子。

“都在這裡了,你點一點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唐易冷聲道:“唐門這麼大的家業,倒是不至於在這上麵動什麼手腳!”

說著,唐易立刻起身:“這些東西,我會派人來取!回去告訴你們門主,這件事情算是兩清了!但是......以後彆來江城了!不然,我照樣不給麵子!”

在外界傳言中,修羅這個人性子冷,脾氣大,做事更是狠辣。

唐易現在所表現的,算是與傳聞中一至!

可就在唐易打算離開的時候,身後卻傳來了大長老不悅的聲音。

“如果我唐門想要江城這塊地方的主導權,憑你修羅一人,怕是攔不住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