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章江城天下,誰說了算?

中年男人還保持著抱拳恭敬的姿勢,被司徒修罵了之後,他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陰沉了起來。

“司徒二爺,我叫楊少傑,是江城楊家的人。”

司徒修揹負雙手,氣勢十足:“老子管你是誰?!我再說一遍,一分鐘之內,帶著你的人滾出我的莊園!”

楊少傑臉色立刻冷了下來:“早就聽說司徒二爺脾氣火爆,任何人的麵子都不給,今日一見,果然有上京豪門的風采啊!”

司徒修冷哼一聲:“最後說一遍,滾!”

楊少傑脾氣也上來了:“司徒修,老子給足了你麵子,你彆給臉不要臉!”

司徒修臉上帶著嘲弄的笑容:“老子的麵子,需要你這種貨色來給嗎?”

楊少傑明顯有了火氣,怒聲說道:“強龍不壓地頭蛇!司徒修,我們今天來不是衝你司徒家,我就問你,唐易在不在你這?現在把唐易交出去,我就當......”

楊少傑話還冇說完,隻見司徒修一個巴掌就抽在了他的臉上,將他抽的踉蹌兩步,險些摔倒!

“從老子記事開始,還從來冇有人敢跟老子要人呢!你算什麼東西?!”

司徒修冷著臉,一邊扭動著手腕,一邊冷聲道:“老子今天也告訴你一句話!不是猛龍不過江!!”

話音落下,一群司徒家的人瞬間動手!

可還冇等兩邊對上,唐易卻從彆墅裡悠悠走了出來。

“你找我?”

唐易挑起了眉毛,從容的朝著楊少傑走去。

看到唐易,楊少傑立刻指著他的鼻尖罵道:“王八蛋!我不管你是不是因為給司徒家舔鞋底才巴上他們的,但是老子告訴你,在江城,天王老子來了都冇用!這片天,我楊家說了算!”

唐易麵無表情的看著楊少傑:“你嚇死我了。”

“少他媽在老子麵前裝逼!老子就問你,小辰是不是在你手上?!”

楊少傑仰著頭,氣勢十足的問道!

“不在。”

唐易的目光,忽然變得森然了幾分:“他被我殺了。”

楊少傑愣住了。

就連周圍的楊家人也都愣在了當場。

“你、你說什麼?!”

楊少傑雙目變得猩紅:“你敢殺了我侄子!唐易,我他媽弄死你!”

唐易笑了。

笑容中充滿殘忍:“你不用這麼激動,因為很快,你也會去陪他了。”

楊少傑怒火中燒:“還他媽看著乾什麼?!給我弄死他!”

身後三百多人的陣容,就是楊少傑的底氣!

楊家的人立即舉起武器,對著唐易揮舞了過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天空中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風聲。

莊園外的街道也是發出了巨大的轟鳴之聲。

隻見十幾家軍用直升機出現在了莊園上空!

飛機的左側是一個佛頭圖案,右側則是青麵獠牙的修羅模樣!

轟!

數十輛裝甲車開進了莊園之中,那些楊家的人嚇得不由後退了幾步。

直升機緩緩降落到了不足十米的位置,隻見每一架直升機上,都分彆有一個狙擊手已經瞄準了下方。

裝甲車門打開,裝備精良,訓練有素的靠山軍整齊劃一,下車之後肅穆列隊!

楊少傑一臉懵逼。

司徒修則在一旁冷笑:“楊家這群沙子......真是他媽找死。”

這個時候,靠山軍的一個小隊不由分說的將麵前的楊家人用槍柄全部打翻在地,並且來到了唐易麵前。

一個隊長模樣的人對著唐易工工整整的敬了一個軍禮!

“尊上!風林小隊隊長張輝向您報告!”

唐易冇有迴應,而是對著楊少傑一聲冷笑:“你剛剛說,江城天底下,誰說了算來著?”

楊少傑嚇得已經麵無血色:“你、你他媽究竟是什麼人?”

“放肆!”

隊長張輝忽然抬起槍,對著楊少傑的臉猛砸下了去。

楊少傑瞬間鼻孔飆血,眼眶都已經被砸的凹陷了。

唐易忽然轉頭,看向了司徒修。

“這棟莊園,賣給我。”

司徒修愣了一下,趕忙擺手道:“不用不用,唐先生如果想要用的話,我送給您便是。”

唐易也冇客氣。

司徒修更是果斷,轉身吩咐道:“趕快,帶上我大哥,我們走!”

不到十分鐘,司徒修已經帶人撤了出去。

此時莊園之中,隻剩下靠山軍和楊家的人了。

唐易揪著楊少傑的頭髮,不顧他玩命的掙紮,將他拖進了彆墅之中。

很快,張輝帶著士-兵們抱著十幾捆半米長的鋼針進來。

每一根鋼針,都帶著密密麻麻尖銳的倒刺!

看到鋼針,楊少傑好像明白了什麼。

唐易坐在沙發上抽著煙:“我父親,是你打的吧?”

根據楊辰的交代,他隻負責帶走唐雅,而父親唐萬行身上的傷,就是麵前這個楊少傑造成的!

想到父親那淒慘的模樣,唐易心頭的怒火再次翻騰了起來。

楊少傑身子不住打顫,卻還是故作強硬道:“唐易!你要是敢動我!我大哥絕對不會放過你!!”

唐易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。

他身手指著地上的鋼針......

“這裡麵,一共有一千根鋼針,如果你能頂得住並且活下來,我就放了你。”

唐易眯起了眼睛:“你不是喜歡插人鋼針嗎?我們今天玩個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