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九百六十二章詭殺!

花祭猛然轉頭看向了邪風。

邪風是什麼實力,她很清楚。

而且通常情況下,邪風絕對不會主動開口。

可此時,邪風居然能主動感歎唐易的實力,這足以說明唐易那讓人窒息的壓製力!

在場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到這股氣勢中的煞氣,那些本來就已經恐慌無比的人,更是處於在了崩潰的邊緣。

他們甚至感覺到,空氣中漸漸充滿了血腥的味道。

然而,就在花祭打算穩住眾人的時候,一聲慘叫聲......

從人群中傳來!

剛剛質問唐易憑什麼讓他們乖乖聽話的人......

倒在了血泊之中!

喉嚨被隔斷,一擊斃命!

“什、什麼情況?!”

此時,就連一向算是沉穩的花祭,都是臉色煞白!

為什麼?

那個人在人群中,怎麼突然就被殺了!?

這南嶺聖佛是怎麼做到的?

難道,他的氣勢......

都可以殺人了?!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他們縱然有三千人,又如何?

不單單是花祭有這樣的想法,在場三千人之中,最少有一半都被嚇傻了!

本來之前的情緒就冇有緩和過來,現在己方陣營又是以同樣的死法死掉一個人,最重要的是,他們甚至不知道唐易是怎麼做到的!

就好像遇見了鬼一樣!

身臨其境這種場麵,怎麼可能不讓人害怕?

一時間,南嶺聖佛的形象,在眾人的心中再次變得神鬼莫測了起來。

恐懼壓抑的氣氛,瞬間在人群中開始蔓延。

而在那人倒在地上之後,唐易的嘴角,也漸漸上揚了起來。

聰明啊!

唐易自然冇有用氣勢殺人的能力。

如果真的達到了那個級彆,唐易也根本就不需要用這些手段了。

但是那個人卻實實在在的死了。

原因很簡單。

江寒水動的手!

剛剛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唐易的身上,根本就冇有人在意自己人群中......

會有內鬼!

更重要的是,唐易用氣勢將所有人包裹住,也就不會有人感覺到江寒水身上的真氣波動!

畢竟江寒水的實力,在這些人之中,也絕對是出類拔萃的!

當唐易出現之後,江寒水就一直在揣測唐易的想法。

接下來唐易跟嘯天的對話,再加上唐易提出的那個要求,也讓江寒水意識到,唐易是想要將這些人的負麵情緒繼續擴大。

隨即,江寒水又想到,當初幾個人定製計劃的時候,唐易說過,一旦需要他們出手,會給他們信號!

這......

就是信號!

確定之後,江寒水再也不猶豫,直接對著那個人動手!

那人在對身邊的人毫無防備的情況下,被江寒水一擊斃命!

不得不說,江寒水也是膽子大,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,一旦被髮現,他們的處境,將比唐易艱難的多!

龍王和狼神也不免暗自感歎,江寒水的膽大心細。

唐易臉上再次泛起了笑容。

“這隻是個警告。”

唐易緩緩眯起了眼睛,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。

“我的要求,你們好好考慮,我隻給你們三天的時間,三天時間過了,誰冇有交出山門貼,在我看來......就等同於忤逆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