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8章一切都太巧了!

“我哥叫唐易!不是唐什麼的!”

唐雅情緒激動:“還有!你憑什麼讓清清姐跟我哥分手?”

司徒清也是冷聲道:“於總,我雖然跟公司簽約了,但是我自己的私事,就不勞於總掛心了!既然公司不想給我接工作,那我隻能另覓出處了!”

於總反倒是有恃無恐的冷笑道:“司徒清,你跟公司是有合同的!公司花了這麼多錢栽培你,把你打造成了國民女神!你現在拍拍屁股就想走了?世界上冇有這麼好的事情吧?”

司徒清就知道於總不會這麼輕易放過自己: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

“我這個人很**理,我們按合同辦事!”

於總冷笑著拿出了一疊合同,扔在了司徒清的麵前:“你自己看看,對於毀約的賠償賠款,合同上可是有清晰標註的!”

司徒清瞪著於總半天,終於看向了合同。

這一看之下,司徒清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!

“不可能!怎麼可能!?”

毀約金上的數額相當清晰!

五個億!

即便是之前的司徒清,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拿出五個億,何況現在已經被家裡人限製了經濟!

“你修改了合同?”

司徒清猛然抬頭,怒視於總。

於總有恃無恐道:“話可不能亂說啊!清清,我怎麼敢做那種違法的事情呢?”

司徒清忽然想起來,之前簽合同的時候,母親葉佩華是在場的!

合同也是她看的!

也就是說,葉佩華早就算到了這一步,一旦司徒清不聽家裡的安排,那麼這份合同,就成為了她最大的枷鎖!

隻要自己不聽話,自己的親生母親就要斷掉自己所有的退路!

“無恥!!”

司徒清咬牙切齒!

“這上麵白紙黑字,怎麼能罵我無恥呢?”

於總則是皮笑肉不笑道:“其實你何必這麼為難自己呢?好好的司徒家大小姐不當,非要跟那個土包子在一起,圖什麼啊?”

“你憑什麼罵我哥是土包子?!”

唐雅再次憤怒。

於總並冇有生氣,而是忽然伸出了手,撩了一下唐雅外套的衣襟,露出裡麵的緊身毛衫,那高聳而又火辣的身材,讓於總一陣口乾舌燥。

“嘖嘖,想不到那土包子的妹妹,質量還不錯啊!”

唐雅趕忙掙脫:“你乾什麼呀?!”

“於總!請你自重!小雅是我的妹妹!”

司徒清將唐雅護在了自己的身後,麵色更是冷到了冰點!

於總卻冷笑一聲:“反正這種窮鬼家的女兒,早晚都是有錢人的玩物!我就先教她一點伺候人的本事!也算是積德行善了!”

唐雅瞬間羞辱的漲紅了臉!

“你、你不要臉!”

“裝什麼清純啊?你這種女孩我見多了,看起來挺淑女的,到了床上啊!嘖嘖嘖!”

於總怪笑起來。

“你給我放手!”

司徒清一步衝上前去。

於總不耐煩道:“來人!”

門外忽然衝進來兩個壯碩青年。

此時於總已經將唐雅抱在了懷裡。

兩個青年明顯對於這種場麵司空見慣了,竟然冇有露出半點驚訝之色。

“於濤!!你給我放開她!”

司徒清已經暴怒了,上前就要將唐雅救出來!

“送司徒小姐去隔壁休息!”

於濤命令道。

兩個青年立刻將她硬生生拖了出去!

“於濤!你要敢碰小雅一根頭髮,我會讓你後悔!你給我放了她!”

司徒清急得眼眶都紅了。

可於總根本懶得理她,而是怪笑著對唐雅上下其手。

司徒清依舊在叫,可是卻已經被兩個青年拉出了房間。

“你們放開我!”

司徒清用力的甩開了兩個青年,聽著房間裡唐雅的呼救聲,心急如焚。

可是她一個女人,就算是真的硬闖進去,也是於事無補。

情急之下,司徒清隻能拿出了手機,撥打了唐易的電話。

“唐易,你在哪?”

司徒清哽咽道。

正準備去公司的唐易聽出了司徒清的聲音有些不對勁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“小雅......小雅出事了!”

司徒清哭了出來:“對不起!唐易!我冇照顧好小雅,你現在快來吧!”

電話中的唐易立刻道:“你在哪?”

“我在景華娛樂。”

司徒清跪坐在地上,崩潰一般的哭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!”

啪!

不等司徒清說完,唐易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房間中唐雅的吼叫聲越來越大!

無計可施的司徒清再次拿出手機,給葉佩華撥去了電話。

“媽!我全都聽你的話!求求你讓於濤住手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