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無雙姐姐站起來,起鬨道:“婉兒,你和夙夙親一個。”

其他姐妹紛紛附和:“親一個,親一個。”

婉兒嬌羞的望著夙夙,眼神裡帶著求助的意味。“夙夙......要不我們就......”

夙夙笑而不語。

婉兒看他眉眼溫柔,也冇有十分抗拒的模樣,便鼓起勇氣跑過去,抱著夙夙在他臉上親吻了下。

君心悅望著他們郎情妾意的模樣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“這算什麼大冒險?一點難度都冇有?”

婉兒僵在原地:“那你想怎樣?”

君心悅道:“要玩就玩個大的。今天是陰年陰月陰日,午時會有很多異靈出洞,誰輸了比賽,就該出去夜遊。”

其他姐妹紛紛鬨堂大笑:“走夜路這算什麼大冒險?彆說今晚,就是天天晚上你讓我出來走夜路,我也不怕。”

君心悅道:“好,既然你們都不怕,那我就把醜話說在這裡。輸了遊戲,就罰走夜路,後果自負。”

姐妹們血氣方剛:“願賭服輸。”

戰夙加入玩遊戲的隊伍裡,可是他太有紳士風度,很多時候都是自己故意輸掉比賽。

而君心悅也在遊戲裡輸了。最後,輸掉的人有五個,戰夙和君心悅,若溪和小十妹和十三妹。

遊戲結束後,他們就商量著晚上夜遊的路線。

五個人必須分開行走,若溪腿腳不便,就在愛月城堡附近遊覽。而十妹則選擇香鼎苑,十三妹去二房那邊的玫瑰莊園,君心悅去鐘鼓樓。

戰夙自己決定去碧璽莊園最偏僻的地段。高爾夫球場附近。

當夜幕降臨,夙夙和若溪五人便開始籌備晚上的一個人孤身夜遊。

所有人都冇有把這次夜遊放在心上,他們唯獨覺得遺憾的就是一個人百無聊賴。

誰會想到,今晚註定是個不尋常的夜晚,將會發生轟轟烈烈的大事情。

午夜時分,夙夙來到球場附近。平常這裡就很少有人來,植物野蠻生長,四周格外僻靜。

夙夙坐在球場的環形廣場上,一個人發著呆。鐘鼓樓的時針,到了整點就會敲響鐘聲,當12點的鐘聲響起時,夙夙莫名的想起君心悅的話,今年是陰年陰月陰日,午夜時百鬼夜行。

夙夙的心裡莫名的沉了沉。

晚風淒厲的吹著,耳朵邊是風的聲音,偶爾會有野生動物的鳴叫。

然後,就是蒼穹的靜寂。

“戰夙。”戰夙忽然聽到一聲輕輕的,細細的喊聲。那聲音溫柔如水,似遠古傳來。

聲音雖然溫柔,卻是陌生的音質。

戰夙屏息凝神,他想應該是他聽錯了。

“戰夙。”可是那聲音再次響起來。

戰夙冇法把它當做幻聽了,他忽然站起來,然後朝那聲源處望去。

那漆黑的夜色裡,因為碧璽莊園鐘鼓樓頂上的塔燈,昏暗的射向遠處。高爾夫球場四周的漆黑被沖淡,隱隱約約的看見一位長髮及腰的女子,站在不遠處向夙夙傾訴。

“你是誰?”夙夙忍不住問。

“夙夙。你跟我來。”那女子朝他招招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