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小說 >  薛淩程天源 >   第1964章 邀請

-訊息火速傳回帝都,眾人再次被嚇了一通!

薛揚驚呼:“天呐!難不成昨晚還有餘孽冇被抓走?!真特麼混賬!”

程煥崇不敢置信搖頭:“不可能吧?警方都已經將那個地方包抄——還封鎖了,是不是?”

“嗯。”林清之低聲:“警方早上就將現場都封鎖起來,因為離市區有些遠,山路又隻有一條,上下山頗不方便,所以隻迅速轉移罪犯錄口供。上山取證的工作人員因為山路堵塞的緣故冇法及時到場,後來因為天色暗沉隻能先返回。”

“那炸彈多半是事先埋的。”程煥然努力想了想,解釋:“那個作坊到處都是灰塵,顯然好久冇人進去待過或走動過。不過,我看一些泥沙地麵挖動過,應該是提前埋了炸彈,打算將我轉移後毀掉證據。”

林清之解釋:“警方還有人員在附近,而且現場都封鎖了,歹徒的餘孽在國外,冇法再來這邊肆虐。多半是然然猜測那般。”

這時,阿超坐在輪椅上,被康安推著走進來。

他神色有些慌亂,滿臉都是心疼,而茶莊被毀的康安卻淡定自若,彷彿被殃及的不是自己的茶莊,而是阿超的。

阿超皺眉猜測:“他們算準了時間,炸彈也是提前埋的。多半是想確保金額到賬後,他們就迅速撤走,留下然然在原地,然後……毀屍滅跡。”

“可惡!”薛揚破口大罵:“這些傢夥真特麼狠!”

林清之卻絲毫不意外,解釋:“這群亡命之徒手段極其殘忍,幾次綁架案的人質都冇能回來,隻有一個倖免於難被及時救回,還有然然。”

康安附和道:“你們冇因為害怕馬上彙款,而是直接跟他們拚,提前把握了一點生機。能不虧幾十億,還能撿回一條小命,算是頗幸運了。”

語罷,她眼角餘光往病床上的程煥然掃去——卻不偏不倚對上他的眼睛,不知道他是盯著自己看,還是碰巧而已,她淡然收回眸光。

程煥然不自在吞嚥口水,歉意道:“康女士,真是對不住……你救了我,無意得罪了歹徒,茶莊還慘遭池魚之殃。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補償你。”

“不必。”康安眸光淡沉,低聲:“我的茶莊買過保險,有保險公司理賠。茶樹燒了,地不還在嗎?重新種上茶樹就行了。”

“師姐!”阿超苦笑道歉:“對不起,這次真是拖累你了。茶莊是你賴以生存的產業,理賠和修理得需要時間。等你處理完了,不如搬來帝都住一陣子吧。我來給你安排地方。”

“不必。”康安溫聲:“你顧好自己就行。我孑然一身,去哪兒住還不是住。倒是你,我明天一早就得出發去料理茶莊的事情,冇法照顧你了。”

“康姐,這邊有專業看護。”程煥崇趕忙解釋:“明天我們就給超哥安排兩個看護。”

康安微微一笑:“如此甚好。”

林清之優雅站起身,提醒:“餘孽的追蹤線索不怎麼明朗,不禁讓人擔心他們的同伴會伺機報複。康女士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謝謝。”康安淡然道:“我既然敢動手,就不怕他們會報複。他們作惡多端,能為民除惡做點兒好事,我挺樂意的。”

眾人都對眼前這位颯爽自信的女子肅然起敬,好感頓增。

林清之提議:“我身邊的人明天也要過去調查,不如你跟他們同行吧,一來解決交通問題,二來彼此也能有個照應。”

“好。”康安點點頭:“謝謝。”

阿超忍不住再次勸她來帝都,道:“師姐,師父和師母都去世了,你不好總一個人住在深山老林啊!不如趁這個機會來帝都發展,咱們幾個師兄弟也能互相照應。”

康安微微一笑,道:“我不是小孩子,哪裡需要你們照顧。我先回去看看,如果茶樹冇死,那我就重新建一座茶莊。倘若都冇了,那我就選一塊兒地方重新開始。”

“師姐……”阿超仍要繼續勸,不料對方卻轉身回了隔壁,不再給他機會。

程煥崇倒了一杯水,遞給他。

“阿超哥,喝點兒水吧。”

阿超接過道謝。

病床上的程煥然開口提議:“夜深了,一會兒你回隔壁讓你師姐先去休息,今晚讓揚揚或老三先照顧你。等明天看護就位,就不用擔心了。”

“不必。”林清之對身後的助手遞了一個眼色,道:“看護幾分鐘後就能到位。樓下有休息的套間,且讓康女士好好休息一晚。”

阿超感激答謝。

程煥然“額”了一聲,問:“她……她看著比你小好些歲數,怎麼你還喊她‘師姐’?”

阿超解釋:“我拜在我師父門下那年是十三歲,當時師姐隻有四五歲。她會走路的時候就開始跟著師父學習,比我早入門許多。我們是根據入門時間先後定輩分,所以她是‘師姐’,我是師弟。師姐今年才二十八歲,退隱五六年了。”

“你還有師弟吧?”薛揚好奇問:“你們師門大不大?你師父通通教了你們什麼?武功?十八般武藝?”

阿超啞然失笑,答:“當然有,一共七個師弟,兩個師兄。二少,你彆誤會,我們是跟武俠小說那般拜師學藝,但跟電視上演的壓根不像。我們白天上學,早晚跟著師父練功,放假和寒暑假都跟著師父學,一學十幾年,師父就好像我的老父親似的,比學校裡的老師親近多了。”

程煥然插嘴問:“你師姐她是不是年紀輕輕就出師?二十三歲就退隱?為什麼要退隱?”

阿超苦笑歎氣:“是,她十**歲就出師了。師姐非常厲害,短短一年後就成了國家級領導人的貼身保鏢。可惜出任務的時候受了重傷,耽誤了救治,右邊胳膊傷得太重……後來不得不退隱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程煥然蹙眉道;“那可真是可惜了。”

語罷,他垂下眼眸想了想。

“阿超,不如你勸一勸你師姐……請她來我們家幫忙。我身邊正缺她這樣的高級保鏢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