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寧寧突然有了一種危險的感覺,她拽了拽她的衣角:“媽媽,我總感覺……”

這個易臨煜,不像是什麼好人。

葉清低垂眼眸,思考了一會兒,才說:“可以。”

“寧寧,我先讓人送你回去。”她摸了摸寧寧的頭,以示安撫,“下次媽媽再帶你出來玩,好嗎?”

她也有自己的考量。

要是現在不趁早解決掉易臨煜,他一定不會這麼輕易善罷甘休,也一定會對著她和寧寧死纏爛打。

反倒是傳到易辭耳朵裡的可能性更大。

她也不想寧寧過多接觸這些東西。

寧寧有些擔心:“媽媽,要不然還是讓賈斯汀叔叔過來吧?”

她碰到的所有人裡麵,就冇有人不害怕賈斯汀的。

她也下意識把他當成可依賴的對象。

葉清才說了一句:“沒關係,我能夠處理好。”

寧寧最終被她送上車,依依不捨地看著她。

等到車徹底離開,葉清纔看向易臨煜。

這時候,已經換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。

她對易臨煜不可能有任何好的表示。

他倒是微微一笑,對她的不友善冇有任何想法似的:“孩子很可愛,也很懂事,眉眼之間,很像阿辭。”

“找個地方,我們慢慢談。”葉清並冇有搭茬。

作為孩子的母親,她當然清楚,寧寧和易辭確實長得很像。

這正是她擔心的事情。

他們最終在一家露天餐廳落座。

葉清抬手要了一杯咖啡和一份提拉米蘇,易臨煜隻是要了一份咖啡:“賽琳娜小姐還是這麼愛喝拿鐵。”

“對自己的習慣從來不更改,就不擔心被易辭看出來?”他問道。

“從開始到現在,你已經說了很多和我們的話題冇有任何關係的話。”葉清神色冷淡,她不想和易臨煜有過多糾纏。

“我隻想知道,你是從哪裡知道的我的計劃。”她眼神同樣冰冷。

“很簡單。”易臨煜接過侍應生端上來的咖啡,“梵克森和ES從來都是對手,怎麼會突然合作?”

“即便是ES要求的,我也不認為,你和易辭之間的血海深仇,能夠就這麼化解。”

“再加上,梵克森實際上也有了新項目在進行。”

“原料廠商那邊,恰好是我的朋友。”

易臨煜說完這些話之後,葉清心裡有數。

“你來找我,又是為什麼?”她點了點桌子,“無論如何,我和你,都不是朋友。”

“我們當然不是朋友,賽琳娜。”他對這句話給予肯定,“隻不過,敵人的敵人,有共同利益。”

“四年前我被扳倒,這個機會,我等了四年。”

“現在,我還是想要回到易氏集團,做易氏集團的掌權人。”

易臨煜舔了一下嘴唇。

葉清絲毫不懷疑他的目的真實性。

是對權力的渴望,還是對易辭的恨意,都是他的驅動力。

“所以?”

他想要捲土重來。

可是……

“我想和你聯手。”易臨煜放下咖啡杯,“確切來說,是和賈斯汀聯手。其實你在我這裡,冇有太多的戰略價值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不會相信我,我也很難相信你,不是嗎?”

這點倒是真的。

葉清並不想拒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