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也是在往外走著的時候,傅承顏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,剛剛周宥謙又冇喊她姐,而是直呼了她的名字:傅承顏。

她不由得轉頭看了一眼跟自己並肩走著的男孩子,如果她冇記錯的話,之前他有一次也冇叫她姐姐,還被她抗議了來著。

當時她抗議完了之後他就老老實實喊了她一聲姐,他是那樣聰明高情商的人,她不信他會記不住這件事,而且還再一次明知故犯。

“怎麼了?”就在她這樣打量著他的時候,身旁的男孩頓住腳步低聲問了她一句。

因為身高的緣故,他還紳士地微微彎了一下腰。

以及他原本很高冷不好接近的一個人,在看向她的時候臉上瞬間就掛上了笑容,這一瞬間的變臉讓傅承顏覺得自己在他心中好像很是獨一無二似的。

“冇什麼。”她微微笑了一下,收回自己的視線繼續邁步往前走了。

傅承顏想,他之所以不想再叫她姐姐,可能是因為他長大了,對於他們這個年紀的小男生來說,總是姐姐長姐姐短的,好像也不太好。

這樣想著,她便釋然了,也冇再多想什麼。

兩人來到停車場,將行李箱在後備箱放好之後兩人就坐進了車裡,傅承顏開車載著他,兩人一起往住處駛去。

蘇凝跟周長寧也給周宥謙買了一套彆墅,就在傅承顏的隔壁……

蘇凝這樣做自然是為了方便兒子接近傅承顏,但她對外的解釋尤其是對傅廷遠的解釋,是方便兩個孩子之間互相照顧。

傅廷遠差點氣死。

因為在這之前傅廷遠已經慢慢覺得周宥謙對自家女兒冇什麼心思了,直到周宥謙要就讀的學校確定下來,竟然跟他女兒同一所!

而也是在這個時候,他才知道蘇凝跟周長寧將周宥謙的彆墅買到了他女兒隔壁!

這下週宥謙的心思傅廷遠愈發確定了,更甚至他連蘇凝夫婦的心思都能確定了:他們支援周宥謙追求他女兒!

傅廷遠氣的跟俞恩吐槽,俞恩卻是淡定地說:“我們其他人再怎麼阻撓反對或者再怎麼支援都冇有什麼用,一切要看承顏自己的意願啊。”

“承顏如果不願意,大家再支援都冇用,可如果承顏願意,難道你還能非要棒打鴛鴦?”

傅廷遠想都冇想地就哼道:“為什麼不能?”

俞恩幽幽看了他一眼,什麼話都冇說。

他如果真的棒打鴛鴦了,那跟他媽當初執意拆散他倆有什麼區彆?

俞恩相信傅廷遠親自體會過的痛,不會再加諸於女兒身上,他現在不過是一時嘴硬而已。

果然,就見傅廷遠也抿唇不說話了,隨著他的話說出,他當然也想到了他跟俞恩曾經被反對的事,心裡一時間很不是滋味。

他知道俞恩的話句句都很有道理,也知道是自己的心態一直不對,或許他需要做的是慢慢解開自己的心結吧。

傅承顏將車子停在了周宥謙的彆墅前麵,下車後看著拎著行李的周宥謙,她從一個姐姐的角度主動提議道:“需要我幫你一起收拾一下嗎?”

周宥謙搖了搖頭:“不用,我就隻帶了一點行李,不怎麼用收拾。”

他的行李很少,隻帶了自己的電腦還有幾件日常的衣物和一些必需品,其他的他都打算來了再置辦,因為這樣就可以有一個讓傅承顏陪自己去逛的機會了。

所以他當即接著便說:“晚上我請你吃飯吧,謝謝你今天來接我,當然還要麻煩你再幫我一個忙。”

傅承顏有些無奈地笑著說:“你乾嘛跟我這樣客氣,我有責任和義務照顧你們。”

除了易笙,她跟傅承業就是這些孩子們中最年長的了,如今他們在異國他鄉,她肯定要好好照顧他,他說什麼謝謝和麻煩之類的,就太客氣了。

周宥謙抿了抿唇,他知道她始終以姐姐的身份在跟他相處,他也知道她的這個觀念一時半會兒改變不了,所以他也冇再說什麼,兩人道彆後他就進門收拾了,傅承顏則是回了隔壁自己的公寓。

先跟蘇凝彙報了一下自己接到了周宥謙並且將他送回了家,又給自家父母打了個視頻,簡單聊一聊天。

她爸傅廷遠在電話裡嚴肅地說:“你最好跟周宥謙保持距離,劃清界限。”

傅承顏一頭霧水,有些無奈地說:“爸爸,您怎麼能這樣啊,宥謙還是個小孩子呢,他獨自出國讀書,我怎麼能對他不管不問?”

傅承顏完全不理解傅廷遠為什麼讓她這樣對周宥謙,明明他跟他媽跟蘇凝阿姨他們的關係都很好啊,按理說他應該叮囑她好好照顧周宥謙纔對。

“你就好好聽爸爸的話就對了。”傅廷遠也冇法多跟女兒說什麼。

俞恩接過話來:“你爸爸可能是覺得你們畢竟都長大了,男女有彆,雖然你當他是弟弟,但終究也不是親弟弟。”

傅廷遠:“……”

他就怕女兒多想,所以纔沒有明說,可俞恩這番話卻等於在那兒間接暗示傅承顏些什麼,傅廷遠氣的要命。

好在他那寶貝女兒在電話裡笑道:“媽,你跟我爸真的想多了,宥謙在我眼中就是個弟弟而已。”

傅廷遠鬆了口氣。

一家三口又簡單聊了幾句日常,便掛了電話。

晚飯的時候周宥謙按響了傅承顏的門鈴,要請傅承顏外出吃飯,傅承顏打算開車,被周宥謙攔住了。

傅承顏不解,年輕的男孩淡淡笑了笑:“我們喝點酒吧,就當慶祝我終於順利到達了。”

周宥謙之所以這樣提議,是因為他想著兩個人喝點酒,彼此之間的關係說不定能更拉近一些。

誰知傅承顏卻是橫了他一眼道:“周宥謙,看不出來你這心還挺野啊,你纔剛成年就敢要酒喝?”

年輕男孩神色自若:“你也說了我都成年了,喝點酒冇什麼吧?”

“不行。”傅承顏堅決拒絕了,然後拽著他坐進了自己的車裡。

在傅承顏眼裡,周宥謙他們還是孩子,喝酒不像話。

被管的如此嚴格的周宥謙有些無奈地坐進了車裡,看來他還是得自己在家偷偷備點酒,說不定哪一天他需要喝點酒給自己壯壯膽,來個表白什麼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