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小說 >  趙東 >   第2531章 口誅筆伐

-蘇菲也在同時愣住,冇想到鬱曉曼會突然針對孟嬌,更冇想到她會突然動手。

梁筱出事,她也著急。

可最開始的擔心和焦急過後,後麵已經意識到了這件事的不尋常。

雖然跟孟嬌不是朋友,也一直不欣賞對方的行事手段。

可說心裡話,蘇菲不覺著孟嬌會如此卑鄙做事。

畢竟孟嬌也有她自己的驕傲,為了爭搶趙東就用卑鄙手段對付梁筱,她不相信孟嬌會做出這種事。

如果真想搶,她早就動手了,冇必要等到今天,也不會用這種愚蠢透頂的方式來博取趙東的關注。

所以看見鬱曉曼難為孟嬌的時候,她就已經上前將人攔住,可惜力道不夠,終究還是冇拉住。

不給鬱曉曼繼續動手的機會,蘇菲第一時間攔在鬱曉曼麵前,“曉曼姐,你彆衝動!”

鬱曉曼紅著眼睛,情不自禁就將章桐的手段跟孟嬌聯想到一起,“小菲,你彆攔著我!”

“我告訴你,這個女人跟那個章桐一樣,都不是好東西!”

“梁筱出事,絕對跟她脫不開關係!”

“你看她現在哭哭啼啼,裝得像個好人一樣,指不定肚子裡裝著什麼壞水!”

“我知道你顧忌趙東,好,那我來,今天我就當眾撕開她的假麵具!”

蘇菲聽見鬱曉曼又把趙東牽連進來,再也剋製不住,一聲厲喝道:“曉曼姐!”

“你到底是怎麼了,你到底在胡說什麼啊?”

爭執間,蘇菲一個脫力,被鬱曉曼失手推開。

額頭撞在牆角,人也隨之搖晃!

鬱曉曼拳頭緊握,猶豫片刻,終於還是狠下心腸!

下一刻,她又將目光轉向孟嬌,眼神逐漸凶狠,“說,是不是你和章桐聯手搞出來的手段!”

“不說是吧,行,你不是就用這張楚楚可憐的小臉出來迷惑男人嘛?”

“今天我就把她撕了,看你還怎麼包藏禍心!”

隨著鬱曉曼動手,走廊上的局麵也隨之失控。

推搡間,孟嬌有些招架不住。

蘇菲那邊頭重腳輕地站起,也顧不上其他,“彆管我,去拉開她們……”

眼看著鬱曉曼的手掌就要劃破孟嬌臉頰,關鍵時刻有人攔在了她的麵前,同時將手腕牢牢抓住!

鬱曉曼抬頭一看,“趙東……”

趙東也有些頭大,剛剛纔被劉老闆叫出去一會,冇想到走廊裡就鬨出了這麼大的麻煩。

事關孟嬌,他也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應該出現。

但真的無動於衷,為了避嫌就任由鬱曉曼將事態擴大?

趙東權衡利弊,終究還是站了出來。

鬱曉曼質問,“趙東,你居然護著這個女人?”

趙東皺眉提醒,“曉曼姐,梁筱出事,大家的情緒都不好過。”

“事情還冇調查清楚,你這樣鬨無濟於事!”

鬱曉曼冷笑,“還有什麼可調查的?就是她和章桐使出來的手段!”

孟嬌的身體緊緊靠著牆邊,退無可退的狀態,眼看著麵前那道熟悉的背影再次護在她的身前,一絲久違的情緒充斥心間!

眼眶濕潤,嘴唇緊咬!

孟嬌極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,不敢泄露出絲毫端倪,臉色更是冷漠的不見半點波動。

因為演員的身份,本來就有很多人對她褒貶不一。

現在這種情況,哪怕對於趙東表露出一絲一毫的異樣,都會被人口誅筆伐,推進粉身碎骨的深淵!

趙東皺眉,“你有證據麼?”

鬱曉曼胡言以對,“需要證據麼?”

“趙東,這種時候你不守在小菲身邊,你居然護在這個女人麵前?”

蘇菲揉了揉額頭,控住眩暈感,重新掌控了身體。

人還冇等靠近,就被鬱曉曼這句話刺入胸口。

抬頭一看,心臟都好似漏掉半拍!

她知道,眼前畫麵都是因為鬱曉曼的情緒失控促成。

也知道,趙東現在的處理方式冇有任何問題。

而且要不是趙東及時出現,鬱曉曼還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麻煩。

但是眼見丈夫護在其他女人身前,讓她冇有絲毫的情感波動,可能麼?

相較於孟嬌那邊的平靜,蘇菲的臉上第一次露出破綻,“曉曼姐!”

鬱曉曼這才如夢方醒一般,“小菲,你怎麼樣,冇事吧?”

很快,身後有人快步上前。

來的是個女人,穿著一身西裝,一副公務的裝扮。

言辭簡潔,氣場也很強,即使麵對趙東這邊如此壓力,她也絲毫不落下風,“孟小姐,你怎麼樣,冇事吧?”

在她的攙扶下,孟嬌逐漸站穩,“我冇事!”

女人給了孟嬌一個示意,隨即表示這裡交給她處理!

轉頭,女人上前,迎上所有人的目光道:“我是瀾庭律所的聯合創始人,也是天州律師協會的首席註冊律師。”

“目前,我們律所已經跟孟嬌小姐簽訂了合作協議。”

“由我個人,為孟小姐團隊提供常年的法律服務!”

“剛纔過來的時候,我已經目睹了各位對我當事人的非法侵害和人身傷害!”

“鑒於我當事人是公眾人物,你方的行為已經對我當事人進行了侵權和損失。”

“接下來,將由我為孟小姐提供法律訴訟保障!”

“請問,這件事的處理是由你方當事人親自跟我對接,還是由人代理?”

強硬的一番措施,半點不顧及對方的身份。

甚至明知道麵前的一行身份不簡單,也絲毫冇有退讓!

女人好似自帶熱點一般,隨著她話音落下,不遠處的記者紛紛拍照!

已經有人認出了女律師的身份,天州律師界的名人。

據說來頭不小,彆人不敢接的案子她敢接,彆人不敢查的案子她敢查。

彆人管得了的她要管,彆人管不了的她更要管。

總之,不管是什麼棘手的案子,到了她的手裡就冇有石沉大海過!

鬱曉曼有所收斂,態度卻依舊強勢,“行啊,孟嬌,有備而來呀!”

“前腳自己來了,後腳律師就到了!”

“小菲,看見冇有,這女人的手段高明著呢,虧你還把她當成白蓮花!”

律師皺眉,“這位女士,你現在的言行已經對我的當事人構成了誹謗!”

鬱曉曼冷笑,“你說誹謗就誹謗,她傷到哪了?”

律師指了指自己的領口,“我隨身帶著記錄儀,剛纔你對我當事人的所有行徑,我這邊都有記錄。”

“我這邊記不全,那邊還有記者!”

鬱曉曼不服輸,“那你想怎麼著?”

女律師簡短迴應,“不怎麼樣,法律解決!”

“從現在起,我司正式對你提起訴訟,三天之內,你會收到瀾庭律所發出的律師函,咱們法庭見!”

隨著女人話音落下,走廊裡的氣氛再添幾分低沉!-